专业研究
专业研究
当前位置:
首页
/
/
/
视点 | 癫痫病患者开车上路的罪与罚

视点 | 癫痫病患者开车上路的罪与罚

  • 分类:专业文章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22-04-21 08:57
  • 访问量:

【概要描述】 如果你是一名癫痫病患者,你能否驾驶车辆上路呢?答案是否定的!   根据公安部颁布的《机动车驾驶证申领和使用规定》第十五条的规定,有器质性心脏病、癫痫病、美尼尔氏症、眩晕症、癔病、震颤麻痹、精神病、痴呆以及影响肢体活动的神经系统疾病等妨碍安全驾驶疾病的,不得申请机动车驾驶证。癫痫病是驾驶禁忌疾病,正常来说,癫痫病患者不能驾驶车辆上路,但如果一名癫痫病患者驾驶车辆上路了,如果又很不幸地在途中癫痫病发作了,并造成了一定的危害后果,那么是否构成犯罪呢,如果构成犯罪,又该怎么处罚呢?我们先来看四个案例。   案情简介       案例一   刘某某于2017年在留学期间取得美国驾驶执照,回国后于2018年5月9日向交警部门申领了驾驶证。自2018年6月起,刘某某因多次出现短暂失忆、全身抽搐等症状到多家医院问诊。期间曾于2018年11月9日驾车途中发病,导致车辆失控发生交通意外。2018年12月刘某某被确诊患有癫痫,此后其服用药物治疗,但直至案发前仍时有发作。2019年5月16日19时许,刘某某驾车外出时再次发病,车辆失控,先是撞向路口中间安全岛等候信号灯通行的人群,后又撞向相对方向静止等候信号灯通行的两辆机动车,造成三人死亡、一人重伤、五人轻伤、两人轻微伤,三辆汽车、四辆电动自行车、一辆自行车及市政交通设施受损价值达125897元的严重后果。事故发生后刘某某仍留在肇事车内,被撞车主上前提醒其熄火,刘某某未有反应。后刘某某神智逐渐清醒并下车,在他人提醒下拨打120急救中心电话。       案例二   1、2009年12月5日11时许,李某桂无证驾驶越野车途中癫痫病发作,所驾车辆失控,先后与三辆车追尾相撞,后又冲入道路东侧人行道,将撞坏路边的电动车及防护栏等物。经鉴定:王某甲、岳某人体损伤为轻伤,李某的人体损伤为轻微伤,共造成直接经济损失44492.90元。  2、2011年8月11日19时许,李某桂无证驾驶小轿车,在高速公路上癫痫病发作,所驾车辆失控,与高速公路中间护栏发生碰撞。被告人李某桂所驾车辆损失85290元,高速公路中间护栏费损失8800元。  3、2012年9月28日15时许,李某桂无证驾驶小客车时癫痫病发作,所驾车辆失控,先后与三辆车相撞,并造成三辆车不同程度受损,乘客张某、濮某受伤,李春桂本人受轻伤。经鉴定直接经济损失为11960元。       案例三   1998年,左某军申领了准驾车型为A的机动车驾驶证。2012年2月左某军被医院确诊患有癫痫病。同年7月在进行驾驶证审核时,其隐瞒病情,欺骗公安机关,续领驾驶证。2014年1月其再次因癫痫病在医院住院治疗。同年5月1日15时许,左某军驾驶一辆轿车(载其妻子和妻弟)在市内马路上行驶时,癫痫病突然发作,导致车辆因失控冲撞行人,致4人死亡8人不同程度受伤的重大交通事故。       案例四   2019年2月28日20时许,田某红驾驶某某号小型普通客车,途中癫痫病发作导致车辆失控,先后碰撞骑行中的自行车和驾驶中的小轿车,并导致自行车骑行人因抢救无效死亡,小轿车同乘人受伤,三车受损。   问题一:上述四名癫痫病患者在案件中是否具有刑事责任能力?   癫痫是驾驶禁忌疾病的一种。根据规定患有癫痫病的人不得申领驾驶证,已申领驾驶证的人在确定患有癫痫病后,不得驾驶机动车,并应当申请注销驾驶证。禁止驾驶禁忌疾病患者的驾驶资格和驾驶行为,主要依据是患者对自身疾病的发作时间及其后果无法自主控制,驾驶机动车上路对公共安全具有高度的现实危险性。因此,在刑事责任能力认定方面,行为人的犯罪实行行为着手于开始违法驾驶车辆,故对其刑事责任能力的认定应以其开始违法驾驶车辆时的辨认和控制能力为依据,行为人在犯罪实行过程中发病不影响其刑事责任能力的认定。   上述四个案例中,各行为人在案发前都已经确诊为驾驶禁忌疾病患者,在驾驶机动车上路时具有正常的辨认和控制能力,对其驾驶机动车上路会因自身疾病随时发作而发生危害公共安全的结果具有认识和选择能力,其放任自身辨认和控制能力会因随时发病而减弱或丧失而对公共安全造成的高度危险,是其违反驾驶禁忌时自由选择结果,固其应对该结果的发生承担相应的刑事责任。   裁判结果   以上四个案例均来自中国裁判文书公开的案例,案例一中法院认为:刘某某明知患有癫痫不得驾驶机动车,并在已发生过交通意外的情况下,驾驶机动车在道路上行驶,因癫痫发作致使车辆失控冲撞行人、车辆,造成三死八伤,相关车辆及交通设施受损的严重后果,其行为构成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法院在综合考虑刘某具有自首、赔偿谅解以及认罪悔罪等情节,判处刘某某有期徒刑十三年。   案例二中法院认为:李某桂明知自己患有癫痫病,无驾驶资格,仍三次驾驶机动车,分别造成二人轻伤、一人轻微伤、直接经济损失44492.90元,车辆损失85290元、高速公路中间护栏费损失8800元和多车相撞受损、公交车乘客二人受伤、直接经济损失11960元的后果,其行为足以危害公共安全,已构成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综合考虑其认罪赔偿的情节,判处刘某某有期徒刑四年。   案例三中法院认为:左某军违反交通运输管理法规,发生致4人死亡8人受伤的重大交通事故,其行为构成交通肇事罪,判处其有期徒刑七年。   案例四中,检察院起诉的罪名是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法院经审理认为: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是故意犯罪,田某红不具有追求犯罪结果或放任犯罪结果发生的主观故意,不符合该罪名的构成要件。田某红违反交通运输管理法规,因而发生致一人死亡的重大事故,应当认定为交通肇事罪,综合其坦白及赔偿谅解情节,判处其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   问题二:同是癫痫病患者驾车上路发生交通事故,为何罪名不相同,刑罚也相差较大。到底是同案不同判,还是案情确不同?   从涉及的两个罪名上分析。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是指使用与防火、投放危险物质、决水、爆炸方法的危险性相当的其他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的行为。该罪侵犯的法益是不特定多数人的生命财产安全,属于危害公共安全类犯罪。交通肇事罪,是指违反交通运输管理法规,因而发生重大交通事故,致人重伤、死亡或者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的行为。该罪也具有危害不特定多数人的特点。具体到上述四个案例中,行为人对明知自己患有癫痫病一事均是明知的,对于患有癫痫病不得驾驶车辆上路的规定也是明知的。即四个案例中的行为人对违反交通规则都是明知的。但是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属于故意犯罪,即行为人明知患有癫痫病而驾车上路,可能会发生危害社会的结果,却依然上路行驶,放任危害社会的结果发生。该罪要求行为人在主观上是间接故意。而交通肇事罪是过失犯罪,行为人对违反交通规则是故意的,其预见到这样做可能发生的危害后果,但过于自信轻信能够避免。因此要找出上述四个案例同案不同判的原因,还需要进一步分析行为人的主观罪过是间接故意还是过于自信的过失。   从行为人的主观罪过分析。根据我国刑法第十四条和第十五条的规定,明知自己的行为会发生危害社会的结果,并且希望或者放任这种结果发生,因而构成犯罪的,是故意犯罪;应当预见自己的行为可能发生危害社会的结果,因为疏忽大意而没有预见,或者已经预见而轻信能够避免,以致发生这种结果的,是过失犯罪。其中,放任危害结果发生类型(间接故意)的故意犯罪与轻信能够避免类型(过于自信)的过失犯罪难以准确区分,在认识因素方面,行为人对自己的行为会发生危害社会的结果均有认识,在意志因素方面,行为人对自己的行为会发生危害社会结果均不持希望、追求的态度,主要区别是前者持放任态度,后者持反对态度。   案例一中刘某某作为具有较高文化程度的成年人,具有正常的认知能力,其供述知晓自己患有癫痫,发病频率高时两三天一次,低时十多天一次。发病时会突然失去意识,有时候还会产生幻觉幻听,案发前曾出现过交通意外。从刘某某的供述、之前驾车发病经历看,刘某某对自己所患禁止驾驶疾病的发病规律不能确定,对发病后果不能控制是明知的,其辩解自己存在侥幸心理开车,并不排除其对行为后果存在听天由命的放任心理。   案例二中李某桂患有癫痫病多年未能治愈,多次无证驾驶车辆上路,并且有三次无证驾车时癫痫发作并造成事故的情况。具有生活常识和驾驶经历的人都知道,癫痫是一种神经系统发作性疾病,发病症状,轻则表现为短暂的意识障碍,重则表现为全身肌肉抽动及意识丧失,均将导致患者一段时间内失去意识和行为能力。癫痫发作具有突然性、不可预知性和不可自控性,没有完全治愈前发病概率较大,患者驾驶机动车上路随时可能发病,而一旦发病就会失去对机动车的控制,对危害公共安全的结果(危险或实害)将不可避免。李某桂明知自己癫痫发作较为频繁,之前亦有行驶途中发作的前例,仍不吸取教训,可见其主观上对可能发生危害后果持放任态度。   案例三中左某军在机动车驾驶证审核时,隐瞒癫痫病情,欺骗审核机关,续领机动车驾驶证的行为违反了行政法规。但其无驾驶时发作的先例,而且一直在吃抗癫痫药物。故从概率上讲,左某军在驾驶时突发癫痫病的可能性很低,不属于会大概率引发危害后果的行政违法行为。并且左某军在案发之前多次住院治疗,一直在服用抗癫痫药物,治疗已经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再结合其之前从未有过驾车途中癫痫发作的先例,此次出行带着妻子和妻弟,可以推定左某军对危害结果的发生持反对态度既符合客观实际又符合惯常思维,主观上属于过于自信的过失。   案例四中田某红患有癫痫病,案发前经过一段时间的住院治疗已取得较好的效果,出院时医生并未要求其按时服药。但出于谨慎考虑,田某红每隔一段时间服药几天。在此之前田某红驾车从未出现过癫痫发作的情况。公诉人指控田某红“明知自己患有妨碍驾驶资格的癫痫病并擅自停药后,仍驾车出行”,但法院认为该案证明田某红明知自己患有癫痫病并擅自停药后驾驶机动车的证据不足,进而认为田某红不具有追求犯罪结果或放任犯罪结果发生的主观故意,不符合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的构成要件。   类似本案由于驾驶禁忌疾病发作引发的重大刑事案件已发生多起。在此提醒患有驾驶禁忌疾病的人,一定不要心存侥幸,盲目自信,一旦发生交通事故,终会害人害己。

视点 | 癫痫病患者开车上路的罪与罚

【概要描述】
如果你是一名癫痫病患者,你能否驾驶车辆上路呢?答案是否定的!

 

根据公安部颁布的《机动车驾驶证申领和使用规定》第十五条的规定,有器质性心脏病、癫痫病、美尼尔氏症、眩晕症、癔病、震颤麻痹、精神病、痴呆以及影响肢体活动的神经系统疾病等妨碍安全驾驶疾病的,不得申请机动车驾驶证。癫痫病是驾驶禁忌疾病,正常来说,癫痫病患者不能驾驶车辆上路,但如果一名癫痫病患者驾驶车辆上路了,如果又很不幸地在途中癫痫病发作了,并造成了一定的危害后果,那么是否构成犯罪呢,如果构成犯罪,又该怎么处罚呢?我们先来看四个案例。

 








案情简介








 










 





 









案例一






 

刘某某于2017年在留学期间取得美国驾驶执照,回国后于2018年5月9日向交警部门申领了驾驶证。自2018年6月起,刘某某因多次出现短暂失忆、全身抽搐等症状到多家医院问诊。期间曾于2018年11月9日驾车途中发病,导致车辆失控发生交通意外。2018年12月刘某某被确诊患有癫痫,此后其服用药物治疗,但直至案发前仍时有发作。2019年5月16日19时许,刘某某驾车外出时再次发病,车辆失控,先是撞向路口中间安全岛等候信号灯通行的人群,后又撞向相对方向静止等候信号灯通行的两辆机动车,造成三人死亡、一人重伤、五人轻伤、两人轻微伤,三辆汽车、四辆电动自行车、一辆自行车及市政交通设施受损价值达125897元的严重后果。事故发生后刘某某仍留在肇事车内,被撞车主上前提醒其熄火,刘某某未有反应。后刘某某神智逐渐清醒并下车,在他人提醒下拨打120急救中心电话。

 










 





 









案例二






 

1、2009年12月5日11时许,李某桂无证驾驶越野车途中癫痫病发作,所驾车辆失控,先后与三辆车追尾相撞,后又冲入道路东侧人行道,将撞坏路边的电动车及防护栏等物。经鉴定:王某甲、岳某人体损伤为轻伤,李某的人体损伤为轻微伤,共造成直接经济损失44492.90元。  2、2011年8月11日19时许,李某桂无证驾驶小轿车,在高速公路上癫痫病发作,所驾车辆失控,与高速公路中间护栏发生碰撞。被告人李某桂所驾车辆损失85290元,高速公路中间护栏费损失8800元。  3、2012年9月28日15时许,李某桂无证驾驶小客车时癫痫病发作,所驾车辆失控,先后与三辆车相撞,并造成三辆车不同程度受损,乘客张某、濮某受伤,李春桂本人受轻伤。经鉴定直接经济损失为11960元。

 










 





 









案例三






 

1998年,左某军申领了准驾车型为A的机动车驾驶证。2012年2月左某军被医院确诊患有癫痫病。同年7月在进行驾驶证审核时,其隐瞒病情,欺骗公安机关,续领驾驶证。2014年1月其再次因癫痫病在医院住院治疗。同年5月1日15时许,左某军驾驶一辆轿车(载其妻子和妻弟)在市内马路上行驶时,癫痫病突然发作,导致车辆因失控冲撞行人,致4人死亡8人不同程度受伤的重大交通事故。

 










 





 









案例四






 

2019年2月28日20时许,田某红驾驶某某号小型普通客车,途中癫痫病发作导致车辆失控,先后碰撞骑行中的自行车和驾驶中的小轿车,并导致自行车骑行人因抢救无效死亡,小轿车同乘人受伤,三车受损。

 





问题一:上述四名癫痫病患者在案件中是否具有刑事责任能力?





 

癫痫是驾驶禁忌疾病的一种。根据规定患有癫痫病的人不得申领驾驶证,已申领驾驶证的人在确定患有癫痫病后,不得驾驶机动车,并应当申请注销驾驶证。禁止驾驶禁忌疾病患者的驾驶资格和驾驶行为,主要依据是患者对自身疾病的发作时间及其后果无法自主控制,驾驶机动车上路对公共安全具有高度的现实危险性。因此,在刑事责任能力认定方面,行为人的犯罪实行行为着手于开始违法驾驶车辆,故对其刑事责任能力的认定应以其开始违法驾驶车辆时的辨认和控制能力为依据,行为人在犯罪实行过程中发病不影响其刑事责任能力的认定。

 

上述四个案例中,各行为人在案发前都已经确诊为驾驶禁忌疾病患者,在驾驶机动车上路时具有正常的辨认和控制能力,对其驾驶机动车上路会因自身疾病随时发作而发生危害公共安全的结果具有认识和选择能力,其放任自身辨认和控制能力会因随时发病而减弱或丧失而对公共安全造成的高度危险,是其违反驾驶禁忌时自由选择结果,固其应对该结果的发生承担相应的刑事责任。

 








裁判结果








 

以上四个案例均来自中国裁判文书公开的案例,案例一中法院认为:刘某某明知患有癫痫不得驾驶机动车,并在已发生过交通意外的情况下,驾驶机动车在道路上行驶,因癫痫发作致使车辆失控冲撞行人、车辆,造成三死八伤,相关车辆及交通设施受损的严重后果,其行为构成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法院在综合考虑刘某具有自首、赔偿谅解以及认罪悔罪等情节,判处刘某某有期徒刑十三年。

 

案例二中法院认为:李某桂明知自己患有癫痫病,无驾驶资格,仍三次驾驶机动车,分别造成二人轻伤、一人轻微伤、直接经济损失44492.90元,车辆损失85290元、高速公路中间护栏费损失8800元和多车相撞受损、公交车乘客二人受伤、直接经济损失11960元的后果,其行为足以危害公共安全,已构成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综合考虑其认罪赔偿的情节,判处刘某某有期徒刑四年。

 

案例三中法院认为:左某军违反交通运输管理法规,发生致4人死亡8人受伤的重大交通事故,其行为构成交通肇事罪,判处其有期徒刑七年。

 

案例四中,检察院起诉的罪名是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法院经审理认为: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是故意犯罪,田某红不具有追求犯罪结果或放任犯罪结果发生的主观故意,不符合该罪名的构成要件。田某红违反交通运输管理法规,因而发生致一人死亡的重大事故,应当认定为交通肇事罪,综合其坦白及赔偿谅解情节,判处其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

 





问题二:同是癫痫病患者驾车上路发生交通事故,为何罪名不相同,刑罚也相差较大。到底是同案不同判,还是案情确不同?





 

从涉及的两个罪名上分析。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是指使用与防火、投放危险物质、决水、爆炸方法的危险性相当的其他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的行为。该罪侵犯的法益是不特定多数人的生命财产安全,属于危害公共安全类犯罪。交通肇事罪,是指违反交通运输管理法规,因而发生重大交通事故,致人重伤、死亡或者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的行为。该罪也具有危害不特定多数人的特点。具体到上述四个案例中,行为人对明知自己患有癫痫病一事均是明知的,对于患有癫痫病不得驾驶车辆上路的规定也是明知的。即四个案例中的行为人对违反交通规则都是明知的。但是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属于故意犯罪,即行为人明知患有癫痫病而驾车上路,可能会发生危害社会的结果,却依然上路行驶,放任危害社会的结果发生。该罪要求行为人在主观上是间接故意。而交通肇事罪是过失犯罪,行为人对违反交通规则是故意的,其预见到这样做可能发生的危害后果,但过于自信轻信能够避免。因此要找出上述四个案例同案不同判的原因,还需要进一步分析行为人的主观罪过是间接故意还是过于自信的过失。

 

从行为人的主观罪过分析。根据我国刑法第十四条和第十五条的规定,明知自己的行为会发生危害社会的结果,并且希望或者放任这种结果发生,因而构成犯罪的,是故意犯罪;应当预见自己的行为可能发生危害社会的结果,因为疏忽大意而没有预见,或者已经预见而轻信能够避免,以致发生这种结果的,是过失犯罪。其中,放任危害结果发生类型(间接故意)的故意犯罪与轻信能够避免类型(过于自信)的过失犯罪难以准确区分,在认识因素方面,行为人对自己的行为会发生危害社会的结果均有认识,在意志因素方面,行为人对自己的行为会发生危害社会结果均不持希望、追求的态度,主要区别是前者持放任态度,后者持反对态度。

 

案例一中刘某某作为具有较高文化程度的成年人,具有正常的认知能力,其供述知晓自己患有癫痫,发病频率高时两三天一次,低时十多天一次。发病时会突然失去意识,有时候还会产生幻觉幻听,案发前曾出现过交通意外。从刘某某的供述、之前驾车发病经历看,刘某某对自己所患禁止驾驶疾病的发病规律不能确定,对发病后果不能控制是明知的,其辩解自己存在侥幸心理开车,并不排除其对行为后果存在听天由命的放任心理。

 

案例二中李某桂患有癫痫病多年未能治愈,多次无证驾驶车辆上路,并且有三次无证驾车时癫痫发作并造成事故的情况。具有生活常识和驾驶经历的人都知道,癫痫是一种神经系统发作性疾病,发病症状,轻则表现为短暂的意识障碍,重则表现为全身肌肉抽动及意识丧失,均将导致患者一段时间内失去意识和行为能力。癫痫发作具有突然性、不可预知性和不可自控性,没有完全治愈前发病概率较大,患者驾驶机动车上路随时可能发病,而一旦发病就会失去对机动车的控制,对危害公共安全的结果(危险或实害)将不可避免。李某桂明知自己癫痫发作较为频繁,之前亦有行驶途中发作的前例,仍不吸取教训,可见其主观上对可能发生危害后果持放任态度。

 

案例三中左某军在机动车驾驶证审核时,隐瞒癫痫病情,欺骗审核机关,续领机动车驾驶证的行为违反了行政法规。但其无驾驶时发作的先例,而且一直在吃抗癫痫药物。故从概率上讲,左某军在驾驶时突发癫痫病的可能性很低,不属于会大概率引发危害后果的行政违法行为。并且左某军在案发之前多次住院治疗,一直在服用抗癫痫药物,治疗已经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再结合其之前从未有过驾车途中癫痫发作的先例,此次出行带着妻子和妻弟,可以推定左某军对危害结果的发生持反对态度既符合客观实际又符合惯常思维,主观上属于过于自信的过失。

 

案例四中田某红患有癫痫病,案发前经过一段时间的住院治疗已取得较好的效果,出院时医生并未要求其按时服药。但出于谨慎考虑,田某红每隔一段时间服药几天。在此之前田某红驾车从未出现过癫痫发作的情况。公诉人指控田某红“明知自己患有妨碍驾驶资格的癫痫病并擅自停药后,仍驾车出行”,但法院认为该案证明田某红明知自己患有癫痫病并擅自停药后驾驶机动车的证据不足,进而认为田某红不具有追求犯罪结果或放任犯罪结果发生的主观故意,不符合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的构成要件。

 

类似本案由于驾驶禁忌疾病发作引发的重大刑事案件已发生多起。在此提醒患有驾驶禁忌疾病的人,一定不要心存侥幸,盲目自信,一旦发生交通事故,终会害人害己。

  • 分类:专业文章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22-04-21 08:57
  • 访问量:
详情

如果你是一名癫痫病患者,你能否驾驶车辆上路呢?答案是否定的!

 

根据公安部颁布的《机动车驾驶证申领和使用规定》第十五条的规定,有器质性心脏病、癫痫病、美尼尔氏症、眩晕症、癔病、震颤麻痹、精神病、痴呆以及影响肢体活动的神经系统疾病等妨碍安全驾驶疾病的,不得申请机动车驾驶证。癫痫病是驾驶禁忌疾病,正常来说,癫痫病患者不能驾驶车辆上路,但如果一名癫痫病患者驾驶车辆上路了,如果又很不幸地在途中癫痫病发作了,并造成了一定的危害后果,那么是否构成犯罪呢,如果构成犯罪,又该怎么处罚呢?我们先来看四个案例。

 

案情简介

 

 
 

案例一

 

刘某某于2017年在留学期间取得美国驾驶执照,回国后于2018年5月9日向交警部门申领了驾驶证。自2018年6月起,刘某某因多次出现短暂失忆、全身抽搐等症状到多家医院问诊。期间曾于2018年11月9日驾车途中发病,导致车辆失控发生交通意外。2018年12月刘某某被确诊患有癫痫,此后其服用药物治疗,但直至案发前仍时有发作。2019年5月16日19时许,刘某某驾车外出时再次发病,车辆失控,先是撞向路口中间安全岛等候信号灯通行的人群,后又撞向相对方向静止等候信号灯通行的两辆机动车,造成三人死亡、一人重伤、五人轻伤、两人轻微伤,三辆汽车、四辆电动自行车、一辆自行车及市政交通设施受损价值达125897元的严重后果。事故发生后刘某某仍留在肇事车内,被撞车主上前提醒其熄火,刘某某未有反应。后刘某某神智逐渐清醒并下车,在他人提醒下拨打120急救中心电话。

 

 
 

案例二

 

1、2009年12月5日11时许,李某桂无证驾驶越野车途中癫痫病发作,所驾车辆失控,先后与三辆车追尾相撞,后又冲入道路东侧人行道,将撞坏路边的电动车及防护栏等物。经鉴定:王某甲、岳某人体损伤为轻伤,李某的人体损伤为轻微伤,共造成直接经济损失44492.90元。  2、2011年8月11日19时许,李某桂无证驾驶小轿车,在高速公路上癫痫病发作,所驾车辆失控,与高速公路中间护栏发生碰撞。被告人李某桂所驾车辆损失85290元,高速公路中间护栏费损失8800元。  3、2012年9月28日15时许,李某桂无证驾驶小客车时癫痫病发作,所驾车辆失控,先后与三辆车相撞,并造成三辆车不同程度受损,乘客张某、濮某受伤,李春桂本人受轻伤。经鉴定直接经济损失为11960元。

 

 
 

案例三

 

1998年,左某军申领了准驾车型为A的机动车驾驶证。2012年2月左某军被医院确诊患有癫痫病。同年7月在进行驾驶证审核时,其隐瞒病情,欺骗公安机关,续领驾驶证。2014年1月其再次因癫痫病在医院住院治疗。同年5月1日15时许,左某军驾驶一辆轿车(载其妻子和妻弟)在市内马路上行驶时,癫痫病突然发作,导致车辆因失控冲撞行人,致4人死亡8人不同程度受伤的重大交通事故。

 

 
 

案例四

 

2019年2月28日20时许,田某红驾驶某某号小型普通客车,途中癫痫病发作导致车辆失控,先后碰撞骑行中的自行车和驾驶中的小轿车,并导致自行车骑行人因抢救无效死亡,小轿车同乘人受伤,三车受损。

 

问题一:上述四名癫痫病患者在案件中是否具有刑事责任能力?

 

癫痫是驾驶禁忌疾病的一种。根据规定患有癫痫病的人不得申领驾驶证,已申领驾驶证的人在确定患有癫痫病后,不得驾驶机动车,并应当申请注销驾驶证。禁止驾驶禁忌疾病患者的驾驶资格和驾驶行为,主要依据是患者对自身疾病的发作时间及其后果无法自主控制,驾驶机动车上路对公共安全具有高度的现实危险性。因此,在刑事责任能力认定方面,行为人的犯罪实行行为着手于开始违法驾驶车辆,故对其刑事责任能力的认定应以其开始违法驾驶车辆时的辨认和控制能力为依据,行为人在犯罪实行过程中发病不影响其刑事责任能力的认定。

 

上述四个案例中,各行为人在案发前都已经确诊为驾驶禁忌疾病患者,在驾驶机动车上路时具有正常的辨认和控制能力,对其驾驶机动车上路会因自身疾病随时发作而发生危害公共安全的结果具有认识和选择能力,其放任自身辨认和控制能力会因随时发病而减弱或丧失而对公共安全造成的高度危险,是其违反驾驶禁忌时自由选择结果,固其应对该结果的发生承担相应的刑事责任。

 

裁判结果

 

以上四个案例均来自中国裁判文书公开的案例,案例一中法院认为:刘某某明知患有癫痫不得驾驶机动车,并在已发生过交通意外的情况下,驾驶机动车在道路上行驶,因癫痫发作致使车辆失控冲撞行人、车辆,造成三死八伤,相关车辆及交通设施受损的严重后果,其行为构成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法院在综合考虑刘某具有自首、赔偿谅解以及认罪悔罪等情节,判处刘某某有期徒刑十三年。

 

案例二中法院认为:李某桂明知自己患有癫痫病,无驾驶资格,仍三次驾驶机动车,分别造成二人轻伤、一人轻微伤、直接经济损失44492.90元,车辆损失85290元、高速公路中间护栏费损失8800元和多车相撞受损、公交车乘客二人受伤、直接经济损失11960元的后果,其行为足以危害公共安全,已构成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综合考虑其认罪赔偿的情节,判处刘某某有期徒刑四年。

 

案例三中法院认为:左某军违反交通运输管理法规,发生致4人死亡8人受伤的重大交通事故,其行为构成交通肇事罪,判处其有期徒刑七年。

 

案例四中,检察院起诉的罪名是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法院经审理认为: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是故意犯罪,田某红不具有追求犯罪结果或放任犯罪结果发生的主观故意,不符合该罪名的构成要件。田某红违反交通运输管理法规,因而发生致一人死亡的重大事故,应当认定为交通肇事罪,综合其坦白及赔偿谅解情节,判处其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

 

问题二:同是癫痫病患者驾车上路发生交通事故,为何罪名不相同,刑罚也相差较大。到底是同案不同判,还是案情确不同?

 

从涉及的两个罪名上分析。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是指使用与防火、投放危险物质、决水、爆炸方法的危险性相当的其他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的行为。该罪侵犯的法益是不特定多数人的生命财产安全,属于危害公共安全类犯罪。交通肇事罪,是指违反交通运输管理法规,因而发生重大交通事故,致人重伤、死亡或者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的行为。该罪也具有危害不特定多数人的特点。具体到上述四个案例中,行为人对明知自己患有癫痫病一事均是明知的,对于患有癫痫病不得驾驶车辆上路的规定也是明知的。即四个案例中的行为人对违反交通规则都是明知的。但是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属于故意犯罪,即行为人明知患有癫痫病而驾车上路,可能会发生危害社会的结果,却依然上路行驶,放任危害社会的结果发生。该罪要求行为人在主观上是间接故意。而交通肇事罪是过失犯罪,行为人对违反交通规则是故意的,其预见到这样做可能发生的危害后果,但过于自信轻信能够避免。因此要找出上述四个案例同案不同判的原因,还需要进一步分析行为人的主观罪过是间接故意还是过于自信的过失。

 

从行为人的主观罪过分析。根据我国刑法第十四条和第十五条的规定,明知自己的行为会发生危害社会的结果,并且希望或者放任这种结果发生,因而构成犯罪的,是故意犯罪;应当预见自己的行为可能发生危害社会的结果,因为疏忽大意而没有预见,或者已经预见而轻信能够避免,以致发生这种结果的,是过失犯罪。其中,放任危害结果发生类型(间接故意)的故意犯罪与轻信能够避免类型(过于自信)的过失犯罪难以准确区分,在认识因素方面,行为人对自己的行为会发生危害社会的结果均有认识,在意志因素方面,行为人对自己的行为会发生危害社会结果均不持希望、追求的态度,主要区别是前者持放任态度,后者持反对态度。

 

案例一中刘某某作为具有较高文化程度的成年人,具有正常的认知能力,其供述知晓自己患有癫痫,发病频率高时两三天一次,低时十多天一次。发病时会突然失去意识,有时候还会产生幻觉幻听,案发前曾出现过交通意外。从刘某某的供述、之前驾车发病经历看,刘某某对自己所患禁止驾驶疾病的发病规律不能确定,对发病后果不能控制是明知的,其辩解自己存在侥幸心理开车,并不排除其对行为后果存在听天由命的放任心理。

 

案例二中李某桂患有癫痫病多年未能治愈,多次无证驾驶车辆上路,并且有三次无证驾车时癫痫发作并造成事故的情况。具有生活常识和驾驶经历的人都知道,癫痫是一种神经系统发作性疾病,发病症状,轻则表现为短暂的意识障碍,重则表现为全身肌肉抽动及意识丧失,均将导致患者一段时间内失去意识和行为能力。癫痫发作具有突然性、不可预知性和不可自控性,没有完全治愈前发病概率较大,患者驾驶机动车上路随时可能发病,而一旦发病就会失去对机动车的控制,对危害公共安全的结果(危险或实害)将不可避免。李某桂明知自己癫痫发作较为频繁,之前亦有行驶途中发作的前例,仍不吸取教训,可见其主观上对可能发生危害后果持放任态度。

 

案例三中左某军在机动车驾驶证审核时,隐瞒癫痫病情,欺骗审核机关,续领机动车驾驶证的行为违反了行政法规。但其无驾驶时发作的先例,而且一直在吃抗癫痫药物。故从概率上讲,左某军在驾驶时突发癫痫病的可能性很低,不属于会大概率引发危害后果的行政违法行为。并且左某军在案发之前多次住院治疗,一直在服用抗癫痫药物,治疗已经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再结合其之前从未有过驾车途中癫痫发作的先例,此次出行带着妻子和妻弟,可以推定左某军对危害结果的发生持反对态度既符合客观实际又符合惯常思维,主观上属于过于自信的过失。

 

案例四中田某红患有癫痫病,案发前经过一段时间的住院治疗已取得较好的效果,出院时医生并未要求其按时服药。但出于谨慎考虑,田某红每隔一段时间服药几天。在此之前田某红驾车从未出现过癫痫发作的情况。公诉人指控田某红“明知自己患有妨碍驾驶资格的癫痫病并擅自停药后,仍驾车出行”,但法院认为该案证明田某红明知自己患有癫痫病并擅自停药后驾驶机动车的证据不足,进而认为田某红不具有追求犯罪结果或放任犯罪结果发生的主观故意,不符合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的构成要件。

 

类似本案由于驾驶禁忌疾病发作引发的重大刑事案件已发生多起。在此提醒患有驾驶禁忌疾病的人,一定不要心存侥幸,盲目自信,一旦发生交通事故,终会害人害己。

扫二维码用手机看

相关新闻

更多>>

暂时没有内容信息显示
请先在网站后台添加数据记录。

联系我们

热线电话

0531-66590815

搜索

地址:山东省济南市历下区经十路11111号济南华润中心55-56层
邮编:250014
电话:
0531-66590815
传真:0531-66590906
邮箱:
zhongchenglawyer@163.com

众成清泰(济南)律师事务所

关注我们公众号

众成清泰(济南)律师事务所     鲁ICP备050255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