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研究
专业研究
当前位置:
首页
/
/
视点 | “双减政策”背景下的合同纠纷对不可抗力或情势变更规则的适用(下)——非教育培训合同

视点 | “双减政策”背景下的合同纠纷对不可抗力或情势变更规则的适用(下)——非教育培训合同

  • 分类:专业研究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22-07-21 10:30
  • 访问量:

【概要描述】 一、问题提出   “双减政策”除了造成培训机构无法履行教育培训合同外,对培训机构签订的与经营相关的其他合同也有严重影响,如租房合同、物业合同、劳务合同、采购合同、加盟合同等。“双减政策”对上述合同关系的影响是否同样属于不可抗力,亦或应适用情势变更规则,还是应属于商业风险,因此产生纠纷的双方应当如何分配责任,笔者试做如下分析。   二、法理分析   前文已不可抗力的相关概念进行分析,下面仅就“双减政策”是否属于“情势变更”做法理层面的探讨。   1、定义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533条的规定,情势变更是指合同成立后,合同的基础条件发生了当事人在订立合同时无法预见的、不属于商业风险的重大变化,继续履行合同对于当事人一方明显不公平的,受不利影响的当事人可以与对方重新协商;在合理期限内协商不成的,当事人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变更或者解除合同。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应当结合案件的实际情况,根据公平原则变更或者解除合同。根据上述定义,判断“双减政策”是否属于情势变更应考虑其在具体合同关系中是否符合以下四个要件:   (1) “时间”要件   情势泛指作为法律行为成立基础或者环境的一切客观事实,在合同订立之前发生的客观事实,已经构成合同订立的基础条件,当事人以此为前提设定彼此之间的权利义务,表明缔约各方自愿承受由此可能引发的风险。(王利明、杨立新、王轶、程啸著:《民法学》(第六版),法律出版社2020年版,第682页。)因此,在解除“双减政策”颁布之前签订的合同时应当考虑是否适用情势变更规则;“双减政策”颁布之后再签订的合同,应视为双方接受“双减政策”约束,不应再以此为由要求减免责任。   (2) “不可预见”要件   判断情况变化是否“不可预见”一方面应考虑当事人在该领域的专业能力,该专业能力不应超出其能力范围。培训机构虽然在教育培训领域属于专业机构,对商业风险有较强的专业能力。但对于超出商业风险之外的国家政策,任何培训机构都难以提前预知。由此引发出情况变化是否“不可预见”的另一方面应考虑的问题即何为商业风险。商业风险属于从事市场系统固有的风险(《关于当前形势下审理民商事合同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法发〔2009〕40号)),教育培训行业的商业风险应当主要来自教育环境、经济环境、市场竞争等方面因素。国家对行业的调控应根据调控程度考虑是否属于商业风险,笔者认为如只是促进行业规范发展、指导行业收费标准类的政策,应当属于商业风险;如国家政策足以改变行业模式,造成绝大多数从业者无法继续经营,则不应属于商业风险。   (3) “不可归责”要件   引起情势变更事实应当属于不可归责于当事人的客观事实,对于该事实的发生当事人均无过错,故此当事人不存在违约责任的问题。“双减政策”是国家针对持续规范校外培训制定的政策,非合同双方当事人能够决定,应当属于“不可归责”要件。   (4) 继续履行合同对当事人一方“显失公平”   情势变更制度旨在平衡双方当事人利益,使受不利影响的一方当事人摆脱继续履行合同可能导致的明显不公平的境地。构成情势变更的“显失公平”必须包含以下四个方面:1显失公平必须达到双方权利义务关系明显违反公平、等价有偿原则的程度;2显失公平的结果,必须由合同当事人承担;3判断是否显失公平应当以债务人履行债务的时间为准;4情势变更与显失公平的结果之间必须具有相当的因果关系。(最高人民法院民法典贯彻实施工作领导小组主编:《民法典合同编理解与适用》,人民法院出版社2020年版,第483页-484页。)“双减政策”的颁布使培训机构难以通过经营学科类培训盈利,要求培训机构继续履行合同,会造成其大量无为的支出而无法得到任何回报,符合上述“显失公平”的要件。   下面,笔者结合具体案例,具体分析因“双减政策”政策引起的合同纠纷对情势变更规则的适用。   三、案例分析   (一)房屋租赁合同纠纷   1、山东省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2022)鲁01民终878号民事判决书认为“双减政策”对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的影响显而易见,对双方合同的履行,构成情势变更事由。因此,xxx教育向xxx公司发出《退租通知函》,要求解除合同,并于2021年10月16日实际腾退、返还房屋,具有相对合理性。但xxx教育提前解除合同客观上给xxx公司造成一定经济损失,结合本案实际及公平、合理原则,对xxx教育要求xxx公司返还超付租金等请求不予支持。   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22)粤01民终2486号民事判决书认为“双减”政策施行后,吴x无法继续经营教育培训,其合同目的已无法得到实现,且“双减”作为国家新近出台的政策,施行力度较大、准备期较短,确系双方在租赁合同签订时无法预见的重大变化,已经超过了一般商业风险的范畴,如果继续履行案涉租赁合同,对于吴x存在明显的不公平。故一审认定合同解除不能归责于吴x、广州市xx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一方,并无不当。   房屋租赁合同中,应区分合同目的适用不可抗力或情势变更的相关条款。如合同明确约定培训机构租赁房屋的目的是学科培训,前文已论述学科培训这一目的已无法实现,“双减政策”在此应当认定为不可抗力因素。培训机构有权提出解除合同,且不承担赔偿责任。如合同未约定合同目的,租赁房屋仍可用于其他经营活动,不宜直接认定“双减政策”导致合同目的无法实现,不适用不可抗力规则。但“双减政策”确实造成培训机构无法继续通过经营教育培训业务盈利,如其以不再继续经营为由提出解除合同,应当适用情势变更规则。在此情形下,房东应退还相应的房租,培训机构不应因未提前通知解除合同支付违约金或无法取得押金,但因提前解除合同造成房东损失的,培训机构应予以赔偿。   (二)加盟合作合同纠纷   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2021)京03民终16658号民事判决书认为《合作合同》约定的事项为开设少儿英语培训,开展培训一方需要具备教育培训资质。元亨xx公司现并不具备上述培训资质,且基于“双减政策”相关部门不再审批营业范围包含有教育培训的公司,故元亨xx公司一方实际不具备继续履行《合作合同》的条件。一审法院判定《合作合同》已不具有继续履行的现实条件,应予解除,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确认。   加盟合作是培训机构普遍采用的经营模式,品牌方为赚取品牌使用费,加盟方为利用品牌影响力招生,双方合作开展教育培训业务。“双减政策”规定学科培训机构一律应登记为非盈利机构,故双方合同的盈利目的均难以实现,符合不可抗力相关规定,双方有权提出解除合同。合同解除后,加盟方不得继续使用品牌方的品牌经营,品牌方应根据合同约定的其他费用计算条款,扣除加盟方使用品牌期间内应支付的费用,返还剩余部分。   (三)买卖合同、服务合同等   湖北省宜昌市夷陵区人民法院(2021)鄂0506民初2863号民事判决书认为本案合同签订在“双减政策”印发前,双减政策的出台,合同的基础条件发生了当事人在订立合同时无法预见的、不属于商业风险的重大变化,依法构成情势变更,结合本案的实际情况,对于原告主张的20160元的损失,本院不予支持。   培训机构在长期经营过程中,会与培训行业上下游单位签订长期合作合同,如购买教材、教学软件、广告宣传等。因培训机构受“双减政策”影响无法继续经营或无法再经营过程中盈利,要求培训机构继续履行上述合同对培训机构的经营也没有任何积极意义,反而会对本就经营困难的培训机构造成进一步恶化。因此,“双减政策”在此类合同关系中的影响符合情势变更,培训机构有权通过协商或司法程序解除合同。此时,合同未履行的部分双方不再履行,培训机构应就对方已履行的部分支付相应费用,对方为履行合同已支付的必要前期成本也应由培训机构赔偿。   综上所述,对于非教育培训合同的合同纠纷,“双减政策”即可能构成不可抗力,也可能构成情势变更,需要结合具体合同目的是否能够实现、合同是否能够继续履行等要件判断其在具体合同关系中如何适用。如确定适用情势变更规则,培训机构除根据合同履行情况支付相应费用外,还应当赔偿合同提前解除给对方造成的损失。该损失应当仅限于有明确证据证明的损失,不包括可期待收益、违约金等。总之,应当在平等、公平的原则下合理分配各方责任,实现整体的公平正义。

视点 | “双减政策”背景下的合同纠纷对不可抗力或情势变更规则的适用(下)——非教育培训合同

【概要描述】


一、问题提出





 

“双减政策”除了造成培训机构无法履行教育培训合同外,对培训机构签订的与经营相关的其他合同也有严重影响,如租房合同、物业合同、劳务合同、采购合同、加盟合同等。“双减政策”对上述合同关系的影响是否同样属于不可抗力,亦或应适用情势变更规则,还是应属于商业风险,因此产生纠纷的双方应当如何分配责任,笔者试做如下分析。

 





二、法理分析





 

前文已不可抗力的相关概念进行分析,下面仅就“双减政策”是否属于“情势变更”做法理层面的探讨。

 






1、定义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533条的规定,情势变更是指合同成立后,合同的基础条件发生了当事人在订立合同时无法预见的、不属于商业风险的重大变化,继续履行合同对于当事人一方明显不公平的,受不利影响的当事人可以与对方重新协商;在合理期限内协商不成的,当事人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变更或者解除合同。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应当结合案件的实际情况,根据公平原则变更或者解除合同。根据上述定义,判断“双减政策”是否属于情势变更应考虑其在具体合同关系中是否符合以下四个要件:

 





(1) “时间”要件





 

情势泛指作为法律行为成立基础或者环境的一切客观事实,在合同订立之前发生的客观事实,已经构成合同订立的基础条件,当事人以此为前提设定彼此之间的权利义务,表明缔约各方自愿承受由此可能引发的风险。(王利明、杨立新、王轶、程啸著:《民法学》(第六版),法律出版社2020年版,第682页。)因此,在解除“双减政策”颁布之前签订的合同时应当考虑是否适用情势变更规则;“双减政策”颁布之后再签订的合同,应视为双方接受“双减政策”约束,不应再以此为由要求减免责任。

 





(2) “不可预见”要件





 

判断情况变化是否“不可预见”一方面应考虑当事人在该领域的专业能力,该专业能力不应超出其能力范围。培训机构虽然在教育培训领域属于专业机构,对商业风险有较强的专业能力。但对于超出商业风险之外的国家政策,任何培训机构都难以提前预知。由此引发出情况变化是否“不可预见”的另一方面应考虑的问题即何为商业风险。商业风险属于从事市场系统固有的风险(《关于当前形势下审理民商事合同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法发〔2009〕40号)),教育培训行业的商业风险应当主要来自教育环境、经济环境、市场竞争等方面因素。国家对行业的调控应根据调控程度考虑是否属于商业风险,笔者认为如只是促进行业规范发展、指导行业收费标准类的政策,应当属于商业风险;如国家政策足以改变行业模式,造成绝大多数从业者无法继续经营,则不应属于商业风险。

 





(3) “不可归责”要件





 

引起情势变更事实应当属于不可归责于当事人的客观事实,对于该事实的发生当事人均无过错,故此当事人不存在违约责任的问题。“双减政策”是国家针对持续规范校外培训制定的政策,非合同双方当事人能够决定,应当属于“不可归责”要件。

 





(4) 继续履行合同对当事人一方“显失公平”





 

情势变更制度旨在平衡双方当事人利益,使受不利影响的一方当事人摆脱继续履行合同可能导致的明显不公平的境地。构成情势变更的“显失公平”必须包含以下四个方面:1显失公平必须达到双方权利义务关系明显违反公平、等价有偿原则的程度;2显失公平的结果,必须由合同当事人承担;3判断是否显失公平应当以债务人履行债务的时间为准;4情势变更与显失公平的结果之间必须具有相当的因果关系。(最高人民法院民法典贯彻实施工作领导小组主编:《民法典合同编理解与适用》,人民法院出版社2020年版,第483页-484页。)“双减政策”的颁布使培训机构难以通过经营学科类培训盈利,要求培训机构继续履行合同,会造成其大量无为的支出而无法得到任何回报,符合上述“显失公平”的要件。

 

下面,笔者结合具体案例,具体分析因“双减政策”政策引起的合同纠纷对情势变更规则的适用。

 





三、案例分析





 






(一)房屋租赁合同纠纷






 

1、山东省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2022)鲁01民终878号民事判决书认为“双减政策”对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的影响显而易见,对双方合同的履行,构成情势变更事由。因此,xxx教育向xxx公司发出《退租通知函》,要求解除合同,并于2021年10月16日实际腾退、返还房屋,具有相对合理性。但xxx教育提前解除合同客观上给xxx公司造成一定经济损失,结合本案实际及公平、合理原则,对xxx教育要求xxx公司返还超付租金等请求不予支持。

 

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22)粤01民终2486号民事判决书认为“双减”政策施行后,吴x无法继续经营教育培训,其合同目的已无法得到实现,且“双减”作为国家新近出台的政策,施行力度较大、准备期较短,确系双方在租赁合同签订时无法预见的重大变化,已经超过了一般商业风险的范畴,如果继续履行案涉租赁合同,对于吴x存在明显的不公平。故一审认定合同解除不能归责于吴x、广州市xx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一方,并无不当。

 

房屋租赁合同中,应区分合同目的适用不可抗力或情势变更的相关条款。如合同明确约定培训机构租赁房屋的目的是学科培训,前文已论述学科培训这一目的已无法实现,“双减政策”在此应当认定为不可抗力因素。培训机构有权提出解除合同,且不承担赔偿责任。如合同未约定合同目的,租赁房屋仍可用于其他经营活动,不宜直接认定“双减政策”导致合同目的无法实现,不适用不可抗力规则。但“双减政策”确实造成培训机构无法继续通过经营教育培训业务盈利,如其以不再继续经营为由提出解除合同,应当适用情势变更规则。在此情形下,房东应退还相应的房租,培训机构不应因未提前通知解除合同支付违约金或无法取得押金,但因提前解除合同造成房东损失的,培训机构应予以赔偿。

 






(二)加盟合作合同纠纷






 

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2021)京03民终16658号民事判决书认为《合作合同》约定的事项为开设少儿英语培训,开展培训一方需要具备教育培训资质。元亨xx公司现并不具备上述培训资质,且基于“双减政策”相关部门不再审批营业范围包含有教育培训的公司,故元亨xx公司一方实际不具备继续履行《合作合同》的条件。一审法院判定《合作合同》已不具有继续履行的现实条件,应予解除,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确认。

 

加盟合作是培训机构普遍采用的经营模式,品牌方为赚取品牌使用费,加盟方为利用品牌影响力招生,双方合作开展教育培训业务。“双减政策”规定学科培训机构一律应登记为非盈利机构,故双方合同的盈利目的均难以实现,符合不可抗力相关规定,双方有权提出解除合同。合同解除后,加盟方不得继续使用品牌方的品牌经营,品牌方应根据合同约定的其他费用计算条款,扣除加盟方使用品牌期间内应支付的费用,返还剩余部分。

 






(三)买卖合同、服务合同等






 

湖北省宜昌市夷陵区人民法院(2021)鄂0506民初2863号民事判决书认为本案合同签订在“双减政策”印发前,双减政策的出台,合同的基础条件发生了当事人在订立合同时无法预见的、不属于商业风险的重大变化,依法构成情势变更,结合本案的实际情况,对于原告主张的20160元的损失,本院不予支持。

 

培训机构在长期经营过程中,会与培训行业上下游单位签订长期合作合同,如购买教材、教学软件、广告宣传等。因培训机构受“双减政策”影响无法继续经营或无法再经营过程中盈利,要求培训机构继续履行上述合同对培训机构的经营也没有任何积极意义,反而会对本就经营困难的培训机构造成进一步恶化。因此,“双减政策”在此类合同关系中的影响符合情势变更,培训机构有权通过协商或司法程序解除合同。此时,合同未履行的部分双方不再履行,培训机构应就对方已履行的部分支付相应费用,对方为履行合同已支付的必要前期成本也应由培训机构赔偿。

 






综上所述,对于非教育培训合同的合同纠纷,“双减政策”即可能构成不可抗力,也可能构成情势变更,需要结合具体合同目的是否能够实现、合同是否能够继续履行等要件判断其在具体合同关系中如何适用。如确定适用情势变更规则,培训机构除根据合同履行情况支付相应费用外,还应当赔偿合同提前解除给对方造成的损失。该损失应当仅限于有明确证据证明的损失,不包括可期待收益、违约金等。总之,应当在平等、公平的原则下合理分配各方责任,实现整体的公平正义。




  • 分类:专业研究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22-07-21 10:30
  • 访问量:
详情

一、问题提出

 

“双减政策”除了造成培训机构无法履行教育培训合同外,对培训机构签订的与经营相关的其他合同也有严重影响,如租房合同、物业合同、劳务合同、采购合同、加盟合同等。“双减政策”对上述合同关系的影响是否同样属于不可抗力,亦或应适用情势变更规则,还是应属于商业风险,因此产生纠纷的双方应当如何分配责任,笔者试做如下分析。

 

二、法理分析

 

前文已不可抗力的相关概念进行分析,下面仅就“双减政策”是否属于“情势变更”做法理层面的探讨。

 

1、定义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533条的规定,情势变更是指合同成立后,合同的基础条件发生了当事人在订立合同时无法预见的、不属于商业风险的重大变化,继续履行合同对于当事人一方明显不公平的,受不利影响的当事人可以与对方重新协商;在合理期限内协商不成的,当事人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变更或者解除合同。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应当结合案件的实际情况,根据公平原则变更或者解除合同。根据上述定义,判断“双减政策”是否属于情势变更应考虑其在具体合同关系中是否符合以下四个要件:

 

(1) “时间”要件

 

情势泛指作为法律行为成立基础或者环境的一切客观事实,在合同订立之前发生的客观事实,已经构成合同订立的基础条件,当事人以此为前提设定彼此之间的权利义务,表明缔约各方自愿承受由此可能引发的风险。(王利明、杨立新、王轶、程啸著:《民法学》(第六版),法律出版社2020年版,第682页。)因此,在解除“双减政策”颁布之前签订的合同时应当考虑是否适用情势变更规则;“双减政策”颁布之后再签订的合同,应视为双方接受“双减政策”约束,不应再以此为由要求减免责任。

 

(2) “不可预见”要件

 

判断情况变化是否“不可预见”一方面应考虑当事人在该领域的专业能力,该专业能力不应超出其能力范围。培训机构虽然在教育培训领域属于专业机构,对商业风险有较强的专业能力。但对于超出商业风险之外的国家政策,任何培训机构都难以提前预知。由此引发出情况变化是否“不可预见”的另一方面应考虑的问题即何为商业风险。商业风险属于从事市场系统固有的风险(《关于当前形势下审理民商事合同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法发〔2009〕40号)),教育培训行业的商业风险应当主要来自教育环境、经济环境、市场竞争等方面因素。国家对行业的调控应根据调控程度考虑是否属于商业风险,笔者认为如只是促进行业规范发展、指导行业收费标准类的政策,应当属于商业风险;如国家政策足以改变行业模式,造成绝大多数从业者无法继续经营,则不应属于商业风险。

 

(3) “不可归责”要件

 

引起情势变更事实应当属于不可归责于当事人的客观事实,对于该事实的发生当事人均无过错,故此当事人不存在违约责任的问题。“双减政策”是国家针对持续规范校外培训制定的政策,非合同双方当事人能够决定,应当属于“不可归责”要件。

 

(4) 继续履行合同对当事人一方“显失公平”

 

情势变更制度旨在平衡双方当事人利益,使受不利影响的一方当事人摆脱继续履行合同可能导致的明显不公平的境地。构成情势变更的“显失公平”必须包含以下四个方面:1显失公平必须达到双方权利义务关系明显违反公平、等价有偿原则的程度;2显失公平的结果,必须由合同当事人承担;3判断是否显失公平应当以债务人履行债务的时间为准;4情势变更与显失公平的结果之间必须具有相当的因果关系。(最高人民法院民法典贯彻实施工作领导小组主编:《民法典合同编理解与适用》,人民法院出版社2020年版,第483页-484页。)“双减政策”的颁布使培训机构难以通过经营学科类培训盈利,要求培训机构继续履行合同,会造成其大量无为的支出而无法得到任何回报,符合上述“显失公平”的要件。

 

下面,笔者结合具体案例,具体分析因“双减政策”政策引起的合同纠纷对情势变更规则的适用。

 

三、案例分析

 

(一)房屋租赁合同纠纷

 

1、山东省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2022)鲁01民终878号民事判决书认为“双减政策”对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的影响显而易见,对双方合同的履行,构成情势变更事由。因此,xxx教育向xxx公司发出《退租通知函》,要求解除合同,并于2021年10月16日实际腾退、返还房屋,具有相对合理性。但xxx教育提前解除合同客观上给xxx公司造成一定经济损失,结合本案实际及公平、合理原则,对xxx教育要求xxx公司返还超付租金等请求不予支持。

 

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22)粤01民终2486号民事判决书认为“双减”政策施行后,吴x无法继续经营教育培训,其合同目的已无法得到实现,且“双减”作为国家新近出台的政策,施行力度较大、准备期较短,确系双方在租赁合同签订时无法预见的重大变化,已经超过了一般商业风险的范畴,如果继续履行案涉租赁合同,对于吴x存在明显的不公平。故一审认定合同解除不能归责于吴x、广州市xx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一方,并无不当。

 

房屋租赁合同中,应区分合同目的适用不可抗力或情势变更的相关条款。如合同明确约定培训机构租赁房屋的目的是学科培训,前文已论述学科培训这一目的已无法实现,“双减政策”在此应当认定为不可抗力因素。培训机构有权提出解除合同,且不承担赔偿责任。如合同未约定合同目的,租赁房屋仍可用于其他经营活动,不宜直接认定“双减政策”导致合同目的无法实现,不适用不可抗力规则。但“双减政策”确实造成培训机构无法继续通过经营教育培训业务盈利,如其以不再继续经营为由提出解除合同,应当适用情势变更规则。在此情形下,房东应退还相应的房租,培训机构不应因未提前通知解除合同支付违约金或无法取得押金,但因提前解除合同造成房东损失的,培训机构应予以赔偿。

 

(二)加盟合作合同纠纷

 

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2021)京03民终16658号民事判决书认为《合作合同》约定的事项为开设少儿英语培训,开展培训一方需要具备教育培训资质。元亨xx公司现并不具备上述培训资质,且基于“双减政策”相关部门不再审批营业范围包含有教育培训的公司,故元亨xx公司一方实际不具备继续履行《合作合同》的条件。一审法院判定《合作合同》已不具有继续履行的现实条件,应予解除,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确认。

 

加盟合作是培训机构普遍采用的经营模式,品牌方为赚取品牌使用费,加盟方为利用品牌影响力招生,双方合作开展教育培训业务。“双减政策”规定学科培训机构一律应登记为非盈利机构,故双方合同的盈利目的均难以实现,符合不可抗力相关规定,双方有权提出解除合同。合同解除后,加盟方不得继续使用品牌方的品牌经营,品牌方应根据合同约定的其他费用计算条款,扣除加盟方使用品牌期间内应支付的费用,返还剩余部分。

 

(三)买卖合同、服务合同等

 

湖北省宜昌市夷陵区人民法院(2021)鄂0506民初2863号民事判决书认为本案合同签订在“双减政策”印发前,双减政策的出台,合同的基础条件发生了当事人在订立合同时无法预见的、不属于商业风险的重大变化,依法构成情势变更,结合本案的实际情况,对于原告主张的20160元的损失,本院不予支持。

 

培训机构在长期经营过程中,会与培训行业上下游单位签订长期合作合同,如购买教材、教学软件、广告宣传等。因培训机构受“双减政策”影响无法继续经营或无法再经营过程中盈利,要求培训机构继续履行上述合同对培训机构的经营也没有任何积极意义,反而会对本就经营困难的培训机构造成进一步恶化。因此,“双减政策”在此类合同关系中的影响符合情势变更,培训机构有权通过协商或司法程序解除合同。此时,合同未履行的部分双方不再履行,培训机构应就对方已履行的部分支付相应费用,对方为履行合同已支付的必要前期成本也应由培训机构赔偿。

 

综上所述,对于非教育培训合同的合同纠纷,“双减政策”即可能构成不可抗力,也可能构成情势变更,需要结合具体合同目的是否能够实现、合同是否能够继续履行等要件判断其在具体合同关系中如何适用。如确定适用情势变更规则,培训机构除根据合同履行情况支付相应费用外,还应当赔偿合同提前解除给对方造成的损失。该损失应当仅限于有明确证据证明的损失,不包括可期待收益、违约金等。总之,应当在平等、公平的原则下合理分配各方责任,实现整体的公平正义。

扫二维码用手机看

相关新闻

更多>>

暂时没有内容信息显示
请先在网站后台添加数据记录。

联系我们

热线电话

0531-66590815

搜索

地址:山东省济南市历下区经十路11111号济南华润中心55-57层
邮编:250014
电话:
0531-66590815
传真:0531-66590906
邮箱:
zhongchenglawyer@163.com

众成清泰(济南)律师事务所

关注我们公众号

众成清泰(济南)律师事务所     鲁ICP备050255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