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研究
专业研究
当前位置:
首页
/
/
视点 | 合伙企业除名退伙制度法律浅析

视点 | 合伙企业除名退伙制度法律浅析

  • 分类:专业研究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22-09-19 10:10
  • 访问量:

【概要描述】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伙企业法》(下称“《合伙企业法》”),目前合伙企业合伙人退伙的方式主要有:约定合伙期限的退伙、未约定合伙期限的退伙、当然退伙、除名退伙。本文尝试结合法律规定、案例展开分析,从实务角度简析合伙企业除名退伙制度。   一、概念及法律规定   退伙是指在合伙企业存续期间,合伙人退出合伙企业,丧失合伙人资格的法律事实或法律行为。根据《合伙企业法》,目前合伙人退伙的方式主要有约定合伙期限的退伙、未约定合伙期限的退伙、当然退伙、除名退伙。除名退伙是指在合伙企业存续期间,当某一合伙人出现法定事由或者合伙协议约定的事由时,其他合伙人一致同意将该合伙人开除出合伙企业,而使其丧失合伙人资格。《合伙企业法》第四十九条规定的除名退伙法定情形,合伙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经其他合伙人一致同意,可以决议将其除名: (一)未履行出资义务; (二)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给合伙企业造成损失; (三)执行合伙事务时有不正当行为; (四)发生合伙协议约定的事由。   对合伙人的除名决议应当书面通知被除名人。被除名人接到除名通知之日,除名生效,被除名人退伙。被除名人对除名决议有异议的,可以自接到除名通知之日起三十日内,向人民法院起诉。   二、除名退伙的情形   1.合伙人未履行出资义务   合伙企业由全体合伙人共同出资设立,如果某一合伙人未履行出资义务,此时,其他合伙人一致同意而将该合伙人开除出合伙企业,法律是允许的。但司法实践中,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不属于除名事项。   案例1. (2019)陕10民终14号   本院认为,《镇安县石泉金选厂合伙人决议》是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伙企业法》第四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未履行出资义务”和《镇安县石泉金选厂合伙协议书》第十六条规定将王明安除名。所谓合伙人“未履行出资义务”是指合伙人拒绝或者不能履行出资义务的情形,如果合伙人履行了部分出资义务,则不属于未履行出资义务的情形。本案中,被上诉人王明安已经按照合伙协议约定履行了部分出资义务,故不符合因未出资而除名情形。《镇安县石泉金选厂合伙协议书》第十六条规定的是违约责任,并非除名的依据。因此,上诉人刘保民、刘瑜瑛作出的将王明安除名的决定不符合法律规定。故刘保民、刘瑜瑛要求确认《镇安县石泉金选厂合伙人决议》与《镇安县石泉金选厂合伙人除名通知书》有效的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案例2. (2018)京0105民初61438号   本案中,首先,虽乐视公司截至2018年4月24日尚未履行出资义务,但此时距离其出资日期尚有8年之久,韬蕴公司以此主张乐视公司存在未履行出资义务的情形无事实依据,本院不予采信。   类似支持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不属于除名事项的裁判案例还有(2016)津0116民初44号、(2014)滨民初字第1030号。   另外,《合伙企业法》第四十九条规定的除名事由还包括“发生合伙协议约定的事由”,如合伙协议将“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的情形约定为合伙人除名事由的,可适用该规定对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的合伙人进行除名。   2. 合伙人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给合伙企业造成损失   本项除名事由包含两个要件:一是主观要件,即合伙人存在故意或重大过失;二是客观要件,即因为合伙人的故意或重大过失给合伙企业造成损失。《合伙企业法》并未对故意或重大过失的判断标准、损失的判断标准进行明确界定。拟通过下述几个案例探析司法实践的认定标准。   案例1. (2017)琼96民终340号   本院认为,庞建平和黄小杰作出的《陵水中通股东会议》决议是否合法有效,关键在于作出该决议是否符合实质要件和程序要件。根据我国合伙企业法的相关规定,合伙人因故意或重大过失给合伙企业造成损失的,经其他合伙人一致同意,可以决议将其除名;被除名人接到除名通知之日起,除名生效,被除名人退伙;被除名人对除名决议有异议的,可以自接到除名通知之日起三十日内,向人民法院起诉。该决议就实质要件而言,如前所述,庞海川自行撤换张声贤、安排张达平接手英州站点,是综通陵水分公司被处以罚款的根本原因,对此庞海川应承担主要责任,故据此可以认定庞海川的重大过失行为已给合伙企业造成损失,庞海川符合被除名的条件;就程序要件而言,该合伙企业属三人合伙,庞建平、黄小杰共占54.55%多数份额,该决议系庞建平、黄小杰一致同意作出,故亦符合程序要件。综上可以确认,该决议合法有效,自庞海川接到通知之日起除名生效。   案例2. (2020)湘01民终9348号   本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是《合伙人决议》是否合法有效的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合伙企业法》第四十九规定:“合伙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经其他合伙人一致同意,可以决议将其除名: (一)未履行出资义务; (二)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给合伙企业造成损失; (三)执行合伙企业事务时有不正当行为; (四)发生合伙协议约定的事由。   本案中,案涉合伙协议有关合伙人除名的约定与上述规定的内容一致。在合伙存续期间,钟治国个人收取采石场3293100元,虽然没有超过《窑前采石场第一次股东会决议》约定的享有的优先借支使用权的范围,但其优先借支使用后,没有按约定期限返还相关款项,影响采石场正常的生产经营,2016年春节前后采石场因拖欠民工工资而被迫停工,钟治国在此期间又不出面协调处理,对此存在重大过错。此外,钟治国以采石场名义对外借款或担保人个债务,在任萍、欧阳熙入伙后未积极处理,导致债权人唐建辉、朱竹青等分别起诉采石场,期间采石场向唐建辉支付了全部案款400万元,给采石场的经营管理造成了困难,钟治国的行为亦应当认定为有重大过失。2016年9月18日,钟治国将车辆开到采石场送料口停放几日,理由是看财务报表遭拒,其行为亦系执行合伙时的不正当行为。因此,任萍、欧阳熙、董正武于2016年9月19日形成《合伙人决议》,以朱婷婷、钟治国挪用、侵占采石场生产资金、货款等违法行为,已给合伙企业造成重大影响和严重损失为由,将朱婷婷、钟治国二人除名,具有法定事由并符合合伙协议的约定。该《合伙人决议》已经其他合伙人一致同意,且已经通过合法合理方式送达到朱婷婷、钟治国,形式与程序均合法有效。朱婷婷、钟治国上诉主张该决议无效,并主张一审判决超出了审理范围,没有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案例3. 上海一中院(2018)沪01民终6077号   本案系争除名决议依据的是《有限合伙协议》第二十七条之约定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合伙企业法》第四十九条第一款第二、三项之规定。结合案件查明的基本事实可以确定,立泽公司作为普通合伙人,在执行事务、履行职责中,确实存在诸多不规范、不符合约定、不符合法律之处,主要表现在:力宏合伙企业作为政府机构批准的、与境外投资主体共同实施股权投资的境内主体,其直接投资的项目权属现状与批准证书的记载严重不符,且全部股权均登记在立泽公司的境外关联公司名下;境外项目的股权上设置有质押担保;立泽公司未能即时、充分、完整地向有限合伙人披露项目的基本信息。上述情形以及行为的发生,立泽公司并无证据证实已经获得了有限合伙人的一致同意或认可。立泽公司的上述过失行为,是否已经给力宏合伙企业造成损失,目前虽无最终定论,但是境外投资项目的权属登记存在重大缺陷是客观事实,力宏合伙企业及其新的执行事务合伙人如何处置、如何退出、如何收益等皆存在不确定性,期间必然的成本支出亦是无法避免的。诚然,立泽公司对于力宏合伙企业境外投资实现收益是有贡献的,也是付出勤勉劳务的,但消除当前障碍才能顺利从境外取回全部投资收益,这也是客观事实,中恒智公司、力勤业诚、浩新祥盛在此关键时刻将立泽公司予以除名,似有权衡之下的无奈之举。   司法实践中合伙人在执行事务、履行职责中存在不规范、不符合合伙协议约定、不符合法律规定的行为,容易被认定为存在故意或重大过失。损失大小并无具体金额标准,损失的性质除已经实际发生的损失外,或还包含未来将发生的损失。   3. 合伙人执行合伙事务时有不正当行为   《合伙企业法》对于如何界定不正当行为并无明确规定。根据《合伙企业法》起草修订工作组对该条文的解读,不正当行为是指合伙人在执行合伙事务过程中,侵害合伙企业或其他合伙人的权益,牟取个人私利的行为。如未经合伙人一致同意擅自处分合伙企业的不动产、知识产权;擅自减免他人负债、或擅自解除合伙企业债权项下他人提供的质押担保或抵押担保,私自从事与企业相竞争的经营活动,以及与他人勾结转移合伙企业的财产等行为给合伙企业造成重大损失的情形。笔者亦认为不正当行为需具备对合伙企业及其他合伙人的权益造成损害的客观要件以及谋取私利的主观要件。具体可细分为(1)未履行出资义务行为(2)擅自处理合伙企业事务,比如有限合伙人对外代表有限合伙企业行为、不具有事务执行权的合伙人擅自执行合伙事务的行为、在合伙企业清算前私自转移或者处分合伙企业财产的行为、合伙人对《合伙企业法》规定或者合伙协议约定必须经全体合伙人一致同意始得执行事务擅自处理的行为等等。   案例1. (2020)吉01民终736号   本院认为:关于2019年1月11日二被上诉人作出的除名决定是否有效的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合伙企业法》第四十九条规定:“合伙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经其他合伙人一致同意,可以决议将其除名, (一)未履行出资义务; (二)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给合伙企业造成损失; (三)执行合伙事务时有不正当行为; (四)发生合伙协议约定的事由”。   本案中,《合伙协议书》第二十六条已经明确约定“合伙人不得自营或者同他人合作经营与合伙企业相竞争的业务。非经全体合伙人同意,合伙人不得同本合伙企业进行交易。合伙人不得从事损害本合伙企业利益的活动”,但李华荣家庭成员经营的吉林省隆洋建材有限公司与案涉合伙企业经营范围相同,李华荣亦自述其研发的技术亦以吉林省隆洋建材有限公司及李某某的名义向相关部门申请的专利,加之,合伙企业具有人合性的基本特征,故原审认定李华荣的前述行为违反协议约定,进而认定孙立朝、张林2019年1月11日作出的除名决议有效并无不当。   4. 发生合伙协议约定的事由。   除上述三项除名退伙情形外,合伙协议可以对除名退伙的其他情形进行约定;当发生合伙协议约定的除名退伙事由时,经其他合伙人一致同意,可以将某一合伙人除名。   三、除名退伙的条件及程序   根据《合伙企业法》第四十九条规定,对合伙人除名需要具备以下条件: 1.存在《合伙企业法》第四十九条第一款规定的可以将合伙人除名的事由,或者存在合伙协议约定的可以将其除名的事由。 2.该合伙人除名取得其他合伙人一致同意,并由其他合伙人以书面形式做出了决议。   对于除名退伙的程序问题,笔者认为应该在合伙会议前通知各合伙人(包括拟除名的合伙人)并需要列明合伙人会议的决议事项包括除名合伙人事宜,不能剥夺拟除名合伙人的申辩及解释权,另外,合伙企业法要求必须经其他合伙人一致同意,因此通过文义解释的角度,此处的经其他合伙人一致同意并不区分投资份额的比例,而是严格要求除拟除名合伙人之外的其他合伙人的一致决议。   四、除名的法律效力   根据《合伙企业法》第五十一条第五十二条规定按照退伙时的合伙企业财产状况进行结算,退还退伙人的财产份额。退伙人对给合伙企业造成的损失负有赔偿责任的,相应扣减其应当赔偿的数额。退伙时有未了结的合伙企业事务的,待该事务了结后进行结算。退伙人在合伙企业中财产份额的退还办法,由合伙协议约定或者由全体合伙人决定,可以退还货币,也可以退还实物。   在合伙人的内部法律关系上,退伙的普通合伙人对收到除名决议前的合伙企业债务,承担无限连带责任;退伙的有限合伙人对收到除名决议前的原因发生的有限合伙企业债务,以其退伙时从有限合伙企业中取回的财产承担责任

视点 | 合伙企业除名退伙制度法律浅析

【概要描述】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伙企业法》(下称“《合伙企业法》”),目前合伙企业合伙人退伙的方式主要有:约定合伙期限的退伙、未约定合伙期限的退伙、当然退伙、除名退伙。本文尝试结合法律规定、案例展开分析,从实务角度简析合伙企业除名退伙制度。






 





一、概念及法律规定





 

退伙是指在合伙企业存续期间,合伙人退出合伙企业,丧失合伙人资格的法律事实或法律行为。根据《合伙企业法》,目前合伙人退伙的方式主要有约定合伙期限的退伙、未约定合伙期限的退伙、当然退伙、除名退伙。除名退伙是指在合伙企业存续期间,当某一合伙人出现法定事由或者合伙协议约定的事由时,其他合伙人一致同意将该合伙人开除出合伙企业,而使其丧失合伙人资格。《合伙企业法》第四十九条规定的除名退伙法定情形,合伙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经其他合伙人一致同意,可以决议将其除名:

(一)未履行出资义务;

(二)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给合伙企业造成损失;

(三)执行合伙事务时有不正当行为;

(四)发生合伙协议约定的事由。

 

对合伙人的除名决议应当书面通知被除名人。被除名人接到除名通知之日,除名生效,被除名人退伙。被除名人对除名决议有异议的,可以自接到除名通知之日起三十日内,向人民法院起诉。

 





二、除名退伙的情形





 






1.合伙人未履行出资义务






 

合伙企业由全体合伙人共同出资设立,如果某一合伙人未履行出资义务,此时,其他合伙人一致同意而将该合伙人开除出合伙企业,法律是允许的。但司法实践中,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不属于除名事项。

 

案例1. (2019)陕10民终14号

 

本院认为,《镇安县石泉金选厂合伙人决议》是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伙企业法》第四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未履行出资义务”和《镇安县石泉金选厂合伙协议书》第十六条规定将王明安除名。所谓合伙人“未履行出资义务”是指合伙人拒绝或者不能履行出资义务的情形,如果合伙人履行了部分出资义务,则不属于未履行出资义务的情形。本案中,被上诉人王明安已经按照合伙协议约定履行了部分出资义务,故不符合因未出资而除名情形。《镇安县石泉金选厂合伙协议书》第十六条规定的是违约责任,并非除名的依据。因此,上诉人刘保民、刘瑜瑛作出的将王明安除名的决定不符合法律规定。故刘保民、刘瑜瑛要求确认《镇安县石泉金选厂合伙人决议》与《镇安县石泉金选厂合伙人除名通知书》有效的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案例2. (2018)京0105民初61438号

 

本案中,首先,虽乐视公司截至2018年4月24日尚未履行出资义务,但此时距离其出资日期尚有8年之久,韬蕴公司以此主张乐视公司存在未履行出资义务的情形无事实依据,本院不予采信。

 

类似支持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不属于除名事项的裁判案例还有(2016)津0116民初44号、(2014)滨民初字第1030号。

 

另外,《合伙企业法》第四十九条规定的除名事由还包括“发生合伙协议约定的事由”,如合伙协议将“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的情形约定为合伙人除名事由的,可适用该规定对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的合伙人进行除名。

 






2. 合伙人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给合伙企业造成损失






 

本项除名事由包含两个要件:一是主观要件,即合伙人存在故意或重大过失;二是客观要件,即因为合伙人的故意或重大过失给合伙企业造成损失。《合伙企业法》并未对故意或重大过失的判断标准、损失的判断标准进行明确界定。拟通过下述几个案例探析司法实践的认定标准。

 

案例1. (2017)琼96民终340号

 

本院认为,庞建平和黄小杰作出的《陵水中通股东会议》决议是否合法有效,关键在于作出该决议是否符合实质要件和程序要件。根据我国合伙企业法的相关规定,合伙人因故意或重大过失给合伙企业造成损失的,经其他合伙人一致同意,可以决议将其除名;被除名人接到除名通知之日起,除名生效,被除名人退伙;被除名人对除名决议有异议的,可以自接到除名通知之日起三十日内,向人民法院起诉。该决议就实质要件而言,如前所述,庞海川自行撤换张声贤、安排张达平接手英州站点,是综通陵水分公司被处以罚款的根本原因,对此庞海川应承担主要责任,故据此可以认定庞海川的重大过失行为已给合伙企业造成损失,庞海川符合被除名的条件;就程序要件而言,该合伙企业属三人合伙,庞建平、黄小杰共占54.55%多数份额,该决议系庞建平、黄小杰一致同意作出,故亦符合程序要件。综上可以确认,该决议合法有效,自庞海川接到通知之日起除名生效。

 

案例2. (2020)湘01民终9348号

 

本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是《合伙人决议》是否合法有效的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合伙企业法》第四十九规定:“合伙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经其他合伙人一致同意,可以决议将其除名:

(一)未履行出资义务;

(二)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给合伙企业造成损失;

(三)执行合伙企业事务时有不正当行为;

(四)发生合伙协议约定的事由。

 

本案中,案涉合伙协议有关合伙人除名的约定与上述规定的内容一致。在合伙存续期间,钟治国个人收取采石场3293100元,虽然没有超过《窑前采石场第一次股东会决议》约定的享有的优先借支使用权的范围,但其优先借支使用后,没有按约定期限返还相关款项,影响采石场正常的生产经营,2016年春节前后采石场因拖欠民工工资而被迫停工,钟治国在此期间又不出面协调处理,对此存在重大过错。此外,钟治国以采石场名义对外借款或担保人个债务,在任萍、欧阳熙入伙后未积极处理,导致债权人唐建辉、朱竹青等分别起诉采石场,期间采石场向唐建辉支付了全部案款400万元,给采石场的经营管理造成了困难,钟治国的行为亦应当认定为有重大过失。2016年9月18日,钟治国将车辆开到采石场送料口停放几日,理由是看财务报表遭拒,其行为亦系执行合伙时的不正当行为。因此,任萍、欧阳熙、董正武于2016年9月19日形成《合伙人决议》,以朱婷婷、钟治国挪用、侵占采石场生产资金、货款等违法行为,已给合伙企业造成重大影响和严重损失为由,将朱婷婷、钟治国二人除名,具有法定事由并符合合伙协议的约定。该《合伙人决议》已经其他合伙人一致同意,且已经通过合法合理方式送达到朱婷婷、钟治国,形式与程序均合法有效。朱婷婷、钟治国上诉主张该决议无效,并主张一审判决超出了审理范围,没有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案例3. 上海一中院(2018)沪01民终6077号

 

本案系争除名决议依据的是《有限合伙协议》第二十七条之约定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合伙企业法》第四十九条第一款第二、三项之规定。结合案件查明的基本事实可以确定,立泽公司作为普通合伙人,在执行事务、履行职责中,确实存在诸多不规范、不符合约定、不符合法律之处,主要表现在:力宏合伙企业作为政府机构批准的、与境外投资主体共同实施股权投资的境内主体,其直接投资的项目权属现状与批准证书的记载严重不符,且全部股权均登记在立泽公司的境外关联公司名下;境外项目的股权上设置有质押担保;立泽公司未能即时、充分、完整地向有限合伙人披露项目的基本信息。上述情形以及行为的发生,立泽公司并无证据证实已经获得了有限合伙人的一致同意或认可。立泽公司的上述过失行为,是否已经给力宏合伙企业造成损失,目前虽无最终定论,但是境外投资项目的权属登记存在重大缺陷是客观事实,力宏合伙企业及其新的执行事务合伙人如何处置、如何退出、如何收益等皆存在不确定性,期间必然的成本支出亦是无法避免的。诚然,立泽公司对于力宏合伙企业境外投资实现收益是有贡献的,也是付出勤勉劳务的,但消除当前障碍才能顺利从境外取回全部投资收益,这也是客观事实,中恒智公司、力勤业诚、浩新祥盛在此关键时刻将立泽公司予以除名,似有权衡之下的无奈之举。

 

司法实践中合伙人在执行事务、履行职责中存在不规范、不符合合伙协议约定、不符合法律规定的行为,容易被认定为存在故意或重大过失。损失大小并无具体金额标准,损失的性质除已经实际发生的损失外,或还包含未来将发生的损失。

 






3. 合伙人执行合伙事务时有不正当行为






 

《合伙企业法》对于如何界定不正当行为并无明确规定。根据《合伙企业法》起草修订工作组对该条文的解读,不正当行为是指合伙人在执行合伙事务过程中,侵害合伙企业或其他合伙人的权益,牟取个人私利的行为。如未经合伙人一致同意擅自处分合伙企业的不动产、知识产权;擅自减免他人负债、或擅自解除合伙企业债权项下他人提供的质押担保或抵押担保,私自从事与企业相竞争的经营活动,以及与他人勾结转移合伙企业的财产等行为给合伙企业造成重大损失的情形。笔者亦认为不正当行为需具备对合伙企业及其他合伙人的权益造成损害的客观要件以及谋取私利的主观要件。具体可细分为(1)未履行出资义务行为(2)擅自处理合伙企业事务,比如有限合伙人对外代表有限合伙企业行为、不具有事务执行权的合伙人擅自执行合伙事务的行为、在合伙企业清算前私自转移或者处分合伙企业财产的行为、合伙人对《合伙企业法》规定或者合伙协议约定必须经全体合伙人一致同意始得执行事务擅自处理的行为等等。

 

案例1. (2020)吉01民终736号

 

本院认为:关于2019年1月11日二被上诉人作出的除名决定是否有效的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合伙企业法》第四十九条规定:“合伙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经其他合伙人一致同意,可以决议将其除名,

(一)未履行出资义务;

(二)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给合伙企业造成损失;

(三)执行合伙事务时有不正当行为;

(四)发生合伙协议约定的事由”。

 

本案中,《合伙协议书》第二十六条已经明确约定“合伙人不得自营或者同他人合作经营与合伙企业相竞争的业务。非经全体合伙人同意,合伙人不得同本合伙企业进行交易。合伙人不得从事损害本合伙企业利益的活动”,但李华荣家庭成员经营的吉林省隆洋建材有限公司与案涉合伙企业经营范围相同,李华荣亦自述其研发的技术亦以吉林省隆洋建材有限公司及李某某的名义向相关部门申请的专利,加之,合伙企业具有人合性的基本特征,故原审认定李华荣的前述行为违反协议约定,进而认定孙立朝、张林2019年1月11日作出的除名决议有效并无不当。

 






4. 发生合伙协议约定的事由。






 

除上述三项除名退伙情形外,合伙协议可以对除名退伙的其他情形进行约定;当发生合伙协议约定的除名退伙事由时,经其他合伙人一致同意,可以将某一合伙人除名。

 





三、除名退伙的条件及程序





 

根据《合伙企业法》第四十九条规定,对合伙人除名需要具备以下条件:

1.存在《合伙企业法》第四十九条第一款规定的可以将合伙人除名的事由,或者存在合伙协议约定的可以将其除名的事由。

2.该合伙人除名取得其他合伙人一致同意,并由其他合伙人以书面形式做出了决议。

 

对于除名退伙的程序问题,笔者认为应该在合伙会议前通知各合伙人(包括拟除名的合伙人)并需要列明合伙人会议的决议事项包括除名合伙人事宜,不能剥夺拟除名合伙人的申辩及解释权,另外,合伙企业法要求必须经其他合伙人一致同意,因此通过文义解释的角度,此处的经其他合伙人一致同意并不区分投资份额的比例,而是严格要求除拟除名合伙人之外的其他合伙人的一致决议。

 





四、除名的法律效力





 

根据《合伙企业法》第五十一条第五十二条规定按照退伙时的合伙企业财产状况进行结算,退还退伙人的财产份额。退伙人对给合伙企业造成的损失负有赔偿责任的,相应扣减其应当赔偿的数额。退伙时有未了结的合伙企业事务的,待该事务了结后进行结算。退伙人在合伙企业中财产份额的退还办法,由合伙协议约定或者由全体合伙人决定,可以退还货币,也可以退还实物。

 

在合伙人的内部法律关系上,退伙的普通合伙人对收到除名决议前的合伙企业债务,承担无限连带责任;退伙的有限合伙人对收到除名决议前的原因发生的有限合伙企业债务,以其退伙时从有限合伙企业中取回的财产承担责任

  • 分类:专业研究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22-09-19 10:10
  • 访问量:
详情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伙企业法》(下称“《合伙企业法》”),目前合伙企业合伙人退伙的方式主要有:约定合伙期限的退伙、未约定合伙期限的退伙、当然退伙、除名退伙。本文尝试结合法律规定、案例展开分析,从实务角度简析合伙企业除名退伙制度。

 

一、概念及法律规定

 

退伙是指在合伙企业存续期间,合伙人退出合伙企业,丧失合伙人资格的法律事实或法律行为。根据《合伙企业法》,目前合伙人退伙的方式主要有约定合伙期限的退伙、未约定合伙期限的退伙、当然退伙、除名退伙。除名退伙是指在合伙企业存续期间,当某一合伙人出现法定事由或者合伙协议约定的事由时,其他合伙人一致同意将该合伙人开除出合伙企业,而使其丧失合伙人资格。《合伙企业法》第四十九条规定的除名退伙法定情形,合伙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经其他合伙人一致同意,可以决议将其除名:

(一)未履行出资义务;

(二)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给合伙企业造成损失;

(三)执行合伙事务时有不正当行为;

(四)发生合伙协议约定的事由。

 

对合伙人的除名决议应当书面通知被除名人。被除名人接到除名通知之日,除名生效,被除名人退伙。被除名人对除名决议有异议的,可以自接到除名通知之日起三十日内,向人民法院起诉。

 

二、除名退伙的情形

 

1.合伙人未履行出资义务

 

合伙企业由全体合伙人共同出资设立,如果某一合伙人未履行出资义务,此时,其他合伙人一致同意而将该合伙人开除出合伙企业,法律是允许的。但司法实践中,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不属于除名事项。

 

案例1. (2019)陕10民终14号

 

本院认为,《镇安县石泉金选厂合伙人决议》是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伙企业法》第四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未履行出资义务”和《镇安县石泉金选厂合伙协议书》第十六条规定将王明安除名。所谓合伙人“未履行出资义务”是指合伙人拒绝或者不能履行出资义务的情形,如果合伙人履行了部分出资义务,则不属于未履行出资义务的情形。本案中,被上诉人王明安已经按照合伙协议约定履行了部分出资义务,故不符合因未出资而除名情形。《镇安县石泉金选厂合伙协议书》第十六条规定的是违约责任,并非除名的依据。因此,上诉人刘保民、刘瑜瑛作出的将王明安除名的决定不符合法律规定。故刘保民、刘瑜瑛要求确认《镇安县石泉金选厂合伙人决议》与《镇安县石泉金选厂合伙人除名通知书》有效的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案例2. (2018)京0105民初61438号

 

本案中,首先,虽乐视公司截至2018年4月24日尚未履行出资义务,但此时距离其出资日期尚有8年之久,韬蕴公司以此主张乐视公司存在未履行出资义务的情形无事实依据,本院不予采信。

 

类似支持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不属于除名事项的裁判案例还有(2016)津0116民初44号、(2014)滨民初字第1030号。

 

另外,《合伙企业法》第四十九条规定的除名事由还包括“发生合伙协议约定的事由”,如合伙协议将“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的情形约定为合伙人除名事由的,可适用该规定对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的合伙人进行除名。

 

2. 合伙人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给合伙企业造成损失

 

本项除名事由包含两个要件:一是主观要件,即合伙人存在故意或重大过失;二是客观要件,即因为合伙人的故意或重大过失给合伙企业造成损失。《合伙企业法》并未对故意或重大过失的判断标准、损失的判断标准进行明确界定。拟通过下述几个案例探析司法实践的认定标准。

 

案例1. (2017)琼96民终340号

 

本院认为,庞建平和黄小杰作出的《陵水中通股东会议》决议是否合法有效,关键在于作出该决议是否符合实质要件和程序要件。根据我国合伙企业法的相关规定,合伙人因故意或重大过失给合伙企业造成损失的,经其他合伙人一致同意,可以决议将其除名;被除名人接到除名通知之日起,除名生效,被除名人退伙;被除名人对除名决议有异议的,可以自接到除名通知之日起三十日内,向人民法院起诉。该决议就实质要件而言,如前所述,庞海川自行撤换张声贤、安排张达平接手英州站点,是综通陵水分公司被处以罚款的根本原因,对此庞海川应承担主要责任,故据此可以认定庞海川的重大过失行为已给合伙企业造成损失,庞海川符合被除名的条件;就程序要件而言,该合伙企业属三人合伙,庞建平、黄小杰共占54.55%多数份额,该决议系庞建平、黄小杰一致同意作出,故亦符合程序要件。综上可以确认,该决议合法有效,自庞海川接到通知之日起除名生效。

 

案例2. (2020)湘01民终9348号

 

本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是《合伙人决议》是否合法有效的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合伙企业法》第四十九规定:“合伙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经其他合伙人一致同意,可以决议将其除名:

(一)未履行出资义务;

(二)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给合伙企业造成损失;

(三)执行合伙企业事务时有不正当行为;

(四)发生合伙协议约定的事由。

 

本案中,案涉合伙协议有关合伙人除名的约定与上述规定的内容一致。在合伙存续期间,钟治国个人收取采石场3293100元,虽然没有超过《窑前采石场第一次股东会决议》约定的享有的优先借支使用权的范围,但其优先借支使用后,没有按约定期限返还相关款项,影响采石场正常的生产经营,2016年春节前后采石场因拖欠民工工资而被迫停工,钟治国在此期间又不出面协调处理,对此存在重大过错。此外,钟治国以采石场名义对外借款或担保人个债务,在任萍、欧阳熙入伙后未积极处理,导致债权人唐建辉、朱竹青等分别起诉采石场,期间采石场向唐建辉支付了全部案款400万元,给采石场的经营管理造成了困难,钟治国的行为亦应当认定为有重大过失。2016年9月18日,钟治国将车辆开到采石场送料口停放几日,理由是看财务报表遭拒,其行为亦系执行合伙时的不正当行为。因此,任萍、欧阳熙、董正武于2016年9月19日形成《合伙人决议》,以朱婷婷、钟治国挪用、侵占采石场生产资金、货款等违法行为,已给合伙企业造成重大影响和严重损失为由,将朱婷婷、钟治国二人除名,具有法定事由并符合合伙协议的约定。该《合伙人决议》已经其他合伙人一致同意,且已经通过合法合理方式送达到朱婷婷、钟治国,形式与程序均合法有效。朱婷婷、钟治国上诉主张该决议无效,并主张一审判决超出了审理范围,没有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案例3. 上海一中院(2018)沪01民终6077号

 

本案系争除名决议依据的是《有限合伙协议》第二十七条之约定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合伙企业法》第四十九条第一款第二、三项之规定。结合案件查明的基本事实可以确定,立泽公司作为普通合伙人,在执行事务、履行职责中,确实存在诸多不规范、不符合约定、不符合法律之处,主要表现在:力宏合伙企业作为政府机构批准的、与境外投资主体共同实施股权投资的境内主体,其直接投资的项目权属现状与批准证书的记载严重不符,且全部股权均登记在立泽公司的境外关联公司名下;境外项目的股权上设置有质押担保;立泽公司未能即时、充分、完整地向有限合伙人披露项目的基本信息。上述情形以及行为的发生,立泽公司并无证据证实已经获得了有限合伙人的一致同意或认可。立泽公司的上述过失行为,是否已经给力宏合伙企业造成损失,目前虽无最终定论,但是境外投资项目的权属登记存在重大缺陷是客观事实,力宏合伙企业及其新的执行事务合伙人如何处置、如何退出、如何收益等皆存在不确定性,期间必然的成本支出亦是无法避免的。诚然,立泽公司对于力宏合伙企业境外投资实现收益是有贡献的,也是付出勤勉劳务的,但消除当前障碍才能顺利从境外取回全部投资收益,这也是客观事实,中恒智公司、力勤业诚、浩新祥盛在此关键时刻将立泽公司予以除名,似有权衡之下的无奈之举。

 

司法实践中合伙人在执行事务、履行职责中存在不规范、不符合合伙协议约定、不符合法律规定的行为,容易被认定为存在故意或重大过失。损失大小并无具体金额标准,损失的性质除已经实际发生的损失外,或还包含未来将发生的损失。

 

3. 合伙人执行合伙事务时有不正当行为

 

《合伙企业法》对于如何界定不正当行为并无明确规定。根据《合伙企业法》起草修订工作组对该条文的解读,不正当行为是指合伙人在执行合伙事务过程中,侵害合伙企业或其他合伙人的权益,牟取个人私利的行为。如未经合伙人一致同意擅自处分合伙企业的不动产、知识产权;擅自减免他人负债、或擅自解除合伙企业债权项下他人提供的质押担保或抵押担保,私自从事与企业相竞争的经营活动,以及与他人勾结转移合伙企业的财产等行为给合伙企业造成重大损失的情形。笔者亦认为不正当行为需具备对合伙企业及其他合伙人的权益造成损害的客观要件以及谋取私利的主观要件。具体可细分为(1)未履行出资义务行为(2)擅自处理合伙企业事务,比如有限合伙人对外代表有限合伙企业行为、不具有事务执行权的合伙人擅自执行合伙事务的行为、在合伙企业清算前私自转移或者处分合伙企业财产的行为、合伙人对《合伙企业法》规定或者合伙协议约定必须经全体合伙人一致同意始得执行事务擅自处理的行为等等。

 

案例1. (2020)吉01民终736号

 

本院认为:关于2019年1月11日二被上诉人作出的除名决定是否有效的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合伙企业法》第四十九条规定:“合伙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经其他合伙人一致同意,可以决议将其除名,

(一)未履行出资义务;

(二)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给合伙企业造成损失;

(三)执行合伙事务时有不正当行为;

(四)发生合伙协议约定的事由”。

 

本案中,《合伙协议书》第二十六条已经明确约定“合伙人不得自营或者同他人合作经营与合伙企业相竞争的业务。非经全体合伙人同意,合伙人不得同本合伙企业进行交易。合伙人不得从事损害本合伙企业利益的活动”,但李华荣家庭成员经营的吉林省隆洋建材有限公司与案涉合伙企业经营范围相同,李华荣亦自述其研发的技术亦以吉林省隆洋建材有限公司及李某某的名义向相关部门申请的专利,加之,合伙企业具有人合性的基本特征,故原审认定李华荣的前述行为违反协议约定,进而认定孙立朝、张林2019年1月11日作出的除名决议有效并无不当。

 

4. 发生合伙协议约定的事由。

 

除上述三项除名退伙情形外,合伙协议可以对除名退伙的其他情形进行约定;当发生合伙协议约定的除名退伙事由时,经其他合伙人一致同意,可以将某一合伙人除名。

 

三、除名退伙的条件及程序

 

根据《合伙企业法》第四十九条规定,对合伙人除名需要具备以下条件:

1.存在《合伙企业法》第四十九条第一款规定的可以将合伙人除名的事由,或者存在合伙协议约定的可以将其除名的事由。

2.该合伙人除名取得其他合伙人一致同意,并由其他合伙人以书面形式做出了决议。

 

对于除名退伙的程序问题,笔者认为应该在合伙会议前通知各合伙人(包括拟除名的合伙人)并需要列明合伙人会议的决议事项包括除名合伙人事宜,不能剥夺拟除名合伙人的申辩及解释权,另外,合伙企业法要求必须经其他合伙人一致同意,因此通过文义解释的角度,此处的经其他合伙人一致同意并不区分投资份额的比例,而是严格要求除拟除名合伙人之外的其他合伙人的一致决议。

 

四、除名的法律效力

 

根据《合伙企业法》第五十一条第五十二条规定按照退伙时的合伙企业财产状况进行结算,退还退伙人的财产份额。退伙人对给合伙企业造成的损失负有赔偿责任的,相应扣减其应当赔偿的数额。退伙时有未了结的合伙企业事务的,待该事务了结后进行结算。退伙人在合伙企业中财产份额的退还办法,由合伙协议约定或者由全体合伙人决定,可以退还货币,也可以退还实物。

 

在合伙人的内部法律关系上,退伙的普通合伙人对收到除名决议前的合伙企业债务,承担无限连带责任;退伙的有限合伙人对收到除名决议前的原因发生的有限合伙企业债务,以其退伙时从有限合伙企业中取回的财产承担责任。在外部法律关系上,在对外关系方面,仍应以除名退伙涉及的变更登记完成之后才产生对善意第三人效力。

 

五、其他

 

除通过除名退伙方式剔除其他合伙人对合伙企业的管理控制外,合伙人还可以考虑根据《合伙企业法》第四十五条“合伙协议约定合伙期限的,在合伙企业存续期间,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合伙人可以退伙:

(一)合伙协议约定的退伙事由出现;

(二)经全体合伙人一致同意;

(三)发生合伙人难以继续参加合伙的事由;

(四)其他合伙人严重违反合伙协议约定的义务”从合伙企业中退出,减免损失。

 

扫二维码用手机看

相关新闻

更多>>

暂时没有内容信息显示
请先在网站后台添加数据记录。

联系我们

热线电话

0531-66590815

搜索

地址:山东省济南市历下区经十路11111号济南华润中心55-57层
邮编:250014
电话:
0531-66590815
传真:0531-66590906
邮箱:
zhongchenglawyer@163.com

众成清泰(济南)律师事务所

关注我们公众号

众成清泰(济南)律师事务所     鲁ICP备050255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