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研究
专业研究
当前位置:
首页
/
/
视点 | 建设工程违法分包合同让利结算条款的效力探讨

视点 | 建设工程违法分包合同让利结算条款的效力探讨

  • 分类:专业研究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22-12-14 13:56
  • 访问量:

【概要描述】 一、引言   在建设工程招投标领域,施工合同中的承包人的让利条款如果背离招投标文件中的实质性内容,通常会被认定为无效条款。但是在工程非法转包、违法分包的情形下,合同本身因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而无效,那么无效合同的让利结算条款是否还能作为结算依据?     二、关于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结算条款及其中的让利条款效力的相关法律规定   《民法典》合同篇  第七百九十三条 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但是建设工程经验收合格的,可以参照合同关于工程价款的约定折价补偿承包人。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一)第二条 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但建设工程经竣工验收合格,承包人请求参照合同约定支付工程价款的,应予支持。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一)第四条 承包人非法转包、违法分包建设工程或者没有资质的实际施工人借用有资质的建筑施工企业名义与他人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的行为无效。人民法院可以根据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四条规定,收缴当事人已经取得的非法所得。     三、案例分析   现行的法律法规及司法解释中对于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中结算条款及让利有了较为明确的规定,但是实物中,无效合同的结算条款能否作为工程款结算依据,让利约定是否有效,不仅要站在法律条文的基础上,更要结合实践中的相关判例。   经检索最高院及地方法院的裁判观点,关于“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结算条款及其中的让利条款效力”的问题,最高院及地方法院存在不同观点:   1、案号:(2017)最高法民申4509号   最高院裁判观点:原审判决综合本案实际情况,认定康九公司在依据无效的《投资建设合同》获得外国语学校支付的10%管理费外,又因违法分包而另行获得21%的收益,属于依据无效合同获益,有违公平,并据此酌定将案涉工程款在审计意见的基础上下浮10%进行结算,并无不当。   2、案号:(2019)最高法民终1779号   最高院裁判观点:认定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2016)皖民初40号民事判决书中,认定合同价格:审计结算价下浮8%,一将该约定定性为总承包单位收取8%的管理费,因涉案合同系因违法转包而无效,管理费根据本案合同履行的实际情况等因素,将双方约定的按照审计计算价下浮8%调整为下浮4%。   3、案号:(2018)最高法民申4321号   最高院裁判观点:《补充协议》是对《承包合同书》的补充,其内容除了南峰公司加大工程监管力度,还包括南峰公司对工程施工予以资金上的支持,并由此获得施工利润让利60万元。本院认为,南峰公司提供资金所支持的是无效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故不能认为《补充协议》关于对无效合同提供资金支持而获得让利的部分有效,原审对于《补充协议》的效力认定并无不当,南峰公司不能据此主张让利款。   4、案号:(2018)最高法民申5332号   最高院裁判观点:本院经审查认为,巨恒公司与兰新公司签订的工程施工合同对于工程款结算下浮比例有明确的约定。兰新公司将道路工程违法分包给没有相应施工资质的巨恒公司,双方签订的工程施工合同应认定无效,但案涉工程已经竣工验收合格,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条的规定,应参照合同约定支付工程款。故二审法院按照双方约定的下浮比例计付工程款,适用法律并无不当。   5、案号:(2021)苏03民终9069号   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判观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条规定,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但建设工程经竣工验收合格,承包人请求参照合同约定支付工程价款的,应予支持。经查,双方签订的分包协议约定:结算工程款=建设单位委托的审计部门最终审定的审计报告价*(1-31%),如再有下浮由王纯金承担。建设单位委托的审计部门最终审定的价款为下浮工程造11.2%所得,下浮系建设单位与施工单位的约定。双方的结算金额应在审定金额 4991173.4元的基础上下浮31%,即3443909.65元。王某关于在审定金额下浮 31%的基础上再下浮 11.2%的主张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翔睿公司关于据实结算的主张与合同约定的结算条款不符,本院不支予支持。     四、法律分析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四条的规定,本条收缴的非法所得范围,按照最高人民法院的立法本意,非法所得为承包人因违法分包、转包取得的利益;出借资质的施工企业因出借行为取得的利益;不具有法定资质的施工人通过借用资质签订建设工程承包合同取得的利益,但是经笔者检索各级法院相关判例,实际法院审理案件中,很少将当事人已取得的违法所得收缴。   上述案例中就结算条款中的让利约定效力的认定,各法院的的裁判观点参差不齐,有的法院认为让利系因合同无效转包人的渔翁得利,属于非法获利不予支持;有的法院从公平公正角度考虑,结合案件当事人的过错程度、实际参与情况将让利比例做适当调减或不予支持;有的法院则鉴于结算条款系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参照合同约定。   其中上述第六个案例(案号:(2021)苏03民终9069号),原告主张合同约定让利条款得出的工程款价格低于实际施工人的施工成本,有悖于公平公正原则,使王某不劳而获暴利,严重加大了实际施工人的损失,违反了建设工程相关法律维护实际施工人利益的立法本意。但是,实际施工人未提供企业个别成本,无法证明结算价格低于实际施工成本,法院未支持,而是认定基于双方真实意思表示约定的31%让利约定作为结算依据。   笔者认为,《民法典》出台后,各法院的裁判规则基本倾向于参照合同约定:建设工程施工合同虽然无效,若当事人实际履行了该合同,合同系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且,让利不是工程造价的组成部分,则该合同中的让利条款构成结算条款,应参照该条款结算。也就是说基本认可这类让利条款在工程结算中的实际效力,同时应当结合具体案情及地区相关法规规定。  

视点 | 建设工程违法分包合同让利结算条款的效力探讨

【概要描述】



一、引言






 






在建设工程招投标领域,施工合同中的承包人的让利条款如果背离招投标文件中的实质性内容,通常会被认定为无效条款。但是在工程非法转包、违法分包的情形下,合同本身因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而无效,那么无效合同的让利结算条款是否还能作为结算依据?






 



 




二、关于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结算条款及其中的让利条款效力的相关法律规定






 

《民法典》合同篇  第七百九十三条 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但是建设工程经验收合格的,可以参照合同关于工程价款的约定折价补偿承包人。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一)第二条 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但建设工程经竣工验收合格,承包人请求参照合同约定支付工程价款的,应予支持。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一)第四条 承包人非法转包、违法分包建设工程或者没有资质的实际施工人借用有资质的建筑施工企业名义与他人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的行为无效。人民法院可以根据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四条规定,收缴当事人已经取得的非法所得。

 



 




三、案例分析






 

现行的法律法规及司法解释中对于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中结算条款及让利有了较为明确的规定,但是实物中,无效合同的结算条款能否作为工程款结算依据,让利约定是否有效,不仅要站在法律条文的基础上,更要结合实践中的相关判例。

 

经检索最高院及地方法院的裁判观点,关于“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结算条款及其中的让利条款效力”的问题,最高院及地方法院存在不同观点:

 

1、案号:(2017)最高法民申4509号

 

最高院裁判观点:原审判决综合本案实际情况,认定康九公司在依据无效的《投资建设合同》获得外国语学校支付的10%管理费外,又因违法分包而另行获得21%的收益,属于依据无效合同获益,有违公平,并据此酌定将案涉工程款在审计意见的基础上下浮10%进行结算,并无不当。

 

2、案号:(2019)最高法民终1779号

 

最高院裁判观点:认定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2016)皖民初40号民事判决书中,认定合同价格:审计结算价下浮8%,一将该约定定性为总承包单位收取8%的管理费,因涉案合同系因违法转包而无效,管理费根据本案合同履行的实际情况等因素,将双方约定的按照审计计算价下浮8%调整为下浮4%。

 

3、案号:(2018)最高法民申4321号

 

最高院裁判观点:《补充协议》是对《承包合同书》的补充,其内容除了南峰公司加大工程监管力度,还包括南峰公司对工程施工予以资金上的支持,并由此获得施工利润让利60万元。本院认为,南峰公司提供资金所支持的是无效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故不能认为《补充协议》关于对无效合同提供资金支持而获得让利的部分有效,原审对于《补充协议》的效力认定并无不当,南峰公司不能据此主张让利款。

 

4、案号:(2018)最高法民申5332号

 

最高院裁判观点:本院经审查认为,巨恒公司与兰新公司签订的工程施工合同对于工程款结算下浮比例有明确的约定。兰新公司将道路工程违法分包给没有相应施工资质的巨恒公司,双方签订的工程施工合同应认定无效,但案涉工程已经竣工验收合格,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条的规定,应参照合同约定支付工程款。故二审法院按照双方约定的下浮比例计付工程款,适用法律并无不当。

 

5、案号:(2021)苏03民终9069号

 

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判观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条规定,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但建设工程经竣工验收合格,承包人请求参照合同约定支付工程价款的,应予支持。经查,双方签订的分包协议约定:结算工程款=建设单位委托的审计部门最终审定的审计报告价*(1-31%),如再有下浮由王纯金承担。建设单位委托的审计部门最终审定的价款为下浮工程造11.2%所得,下浮系建设单位与施工单位的约定。双方的结算金额应在审定金额 4991173.4元的基础上下浮31%,即3443909.65元。王某关于在审定金额下浮 31%的基础上再下浮 11.2%的主张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翔睿公司关于据实结算的主张与合同约定的结算条款不符,本院不支予支持。

 



 




四、法律分析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四条的规定,本条收缴的非法所得范围,按照最高人民法院的立法本意,非法所得为承包人因违法分包、转包取得的利益;出借资质的施工企业因出借行为取得的利益;不具有法定资质的施工人通过借用资质签订建设工程承包合同取得的利益,但是经笔者检索各级法院相关判例,实际法院审理案件中,很少将当事人已取得的违法所得收缴。

 

上述案例中就结算条款中的让利约定效力的认定,各法院的的裁判观点参差不齐,有的法院认为让利系因合同无效转包人的渔翁得利,属于非法获利不予支持;有的法院从公平公正角度考虑,结合案件当事人的过错程度、实际参与情况将让利比例做适当调减或不予支持;有的法院则鉴于结算条款系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参照合同约定。

 

其中上述第六个案例(案号:(2021)苏03民终9069号),原告主张合同约定让利条款得出的工程款价格低于实际施工人的施工成本,有悖于公平公正原则,使王某不劳而获暴利,严重加大了实际施工人的损失,违反了建设工程相关法律维护实际施工人利益的立法本意。但是,实际施工人未提供企业个别成本,无法证明结算价格低于实际施工成本,法院未支持,而是认定基于双方真实意思表示约定的31%让利约定作为结算依据。

 






笔者认为,《民法典》出台后,各法院的裁判规则基本倾向于参照合同约定:建设工程施工合同虽然无效,若当事人实际履行了该合同,合同系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且,让利不是工程造价的组成部分,则该合同中的让利条款构成结算条款,应参照该条款结算。也就是说基本认可这类让利条款在工程结算中的实际效力,同时应当结合具体案情及地区相关法规规定。






 

  • 分类:专业研究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22-12-14 13:56
  • 访问量:
详情

一、引言

 

在建设工程招投标领域,施工合同中的承包人的让利条款如果背离招投标文件中的实质性内容,通常会被认定为无效条款。但是在工程非法转包、违法分包的情形下,合同本身因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而无效,那么无效合同的让利结算条款是否还能作为结算依据?

 

 

二、关于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结算条款及其中的让利条款效力的相关法律规定

 

《民法典》合同篇  第七百九十三条 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但是建设工程经验收合格的,可以参照合同关于工程价款的约定折价补偿承包人。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一)第二条 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但建设工程经竣工验收合格,承包人请求参照合同约定支付工程价款的,应予支持。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一)第四条 承包人非法转包、违法分包建设工程或者没有资质的实际施工人借用有资质的建筑施工企业名义与他人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的行为无效。人民法院可以根据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四条规定,收缴当事人已经取得的非法所得。

 

 

三、案例分析

 

现行的法律法规及司法解释中对于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中结算条款及让利有了较为明确的规定,但是实物中,无效合同的结算条款能否作为工程款结算依据,让利约定是否有效,不仅要站在法律条文的基础上,更要结合实践中的相关判例。

 

经检索最高院及地方法院的裁判观点,关于“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结算条款及其中的让利条款效力”的问题,最高院及地方法院存在不同观点:

 

1、案号:(2017)最高法民申4509号

 

最高院裁判观点:原审判决综合本案实际情况,认定康九公司在依据无效的《投资建设合同》获得外国语学校支付的10%管理费外,又因违法分包而另行获得21%的收益,属于依据无效合同获益,有违公平,并据此酌定将案涉工程款在审计意见的基础上下浮10%进行结算,并无不当。

 

2、案号:(2019)最高法民终1779号

 

最高院裁判观点:认定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2016)皖民初40号民事判决书中,认定合同价格:审计结算价下浮8%,一将该约定定性为总承包单位收取8%的管理费,因涉案合同系因违法转包而无效,管理费根据本案合同履行的实际情况等因素,将双方约定的按照审计计算价下浮8%调整为下浮4%。

 

3、案号:(2018)最高法民申4321号

 

最高院裁判观点:《补充协议》是对《承包合同书》的补充,其内容除了南峰公司加大工程监管力度,还包括南峰公司对工程施工予以资金上的支持,并由此获得施工利润让利60万元。本院认为,南峰公司提供资金所支持的是无效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故不能认为《补充协议》关于对无效合同提供资金支持而获得让利的部分有效,原审对于《补充协议》的效力认定并无不当,南峰公司不能据此主张让利款。

 

4、案号:(2018)最高法民申5332号

 

最高院裁判观点:本院经审查认为,巨恒公司与兰新公司签订的工程施工合同对于工程款结算下浮比例有明确的约定。兰新公司将道路工程违法分包给没有相应施工资质的巨恒公司,双方签订的工程施工合同应认定无效,但案涉工程已经竣工验收合格,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条的规定,应参照合同约定支付工程款。故二审法院按照双方约定的下浮比例计付工程款,适用法律并无不当。

 

5、案号:(2021)苏03民终9069号

 

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判观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条规定,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但建设工程经竣工验收合格,承包人请求参照合同约定支付工程价款的,应予支持。经查,双方签订的分包协议约定:结算工程款=建设单位委托的审计部门最终审定的审计报告价*(1-31%),如再有下浮由王纯金承担。建设单位委托的审计部门最终审定的价款为下浮工程造11.2%所得,下浮系建设单位与施工单位的约定。双方的结算金额应在审定金额 4991173.4元的基础上下浮31%,即3443909.65元。王某关于在审定金额下浮 31%的基础上再下浮 11.2%的主张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翔睿公司关于据实结算的主张与合同约定的结算条款不符,本院不支予支持。

 

 

四、法律分析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四条的规定,本条收缴的非法所得范围,按照最高人民法院的立法本意,非法所得为承包人因违法分包、转包取得的利益;出借资质的施工企业因出借行为取得的利益;不具有法定资质的施工人通过借用资质签订建设工程承包合同取得的利益,但是经笔者检索各级法院相关判例,实际法院审理案件中,很少将当事人已取得的违法所得收缴。

 

上述案例中就结算条款中的让利约定效力的认定,各法院的的裁判观点参差不齐,有的法院认为让利系因合同无效转包人的渔翁得利,属于非法获利不予支持;有的法院从公平公正角度考虑,结合案件当事人的过错程度、实际参与情况将让利比例做适当调减或不予支持;有的法院则鉴于结算条款系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参照合同约定。

 

其中上述第六个案例(案号:(2021)苏03民终9069号),原告主张合同约定让利条款得出的工程款价格低于实际施工人的施工成本,有悖于公平公正原则,使王某不劳而获暴利,严重加大了实际施工人的损失,违反了建设工程相关法律维护实际施工人利益的立法本意。但是,实际施工人未提供企业个别成本,无法证明结算价格低于实际施工成本,法院未支持,而是认定基于双方真实意思表示约定的31%让利约定作为结算依据。

 

笔者认为,《民法典》出台后,各法院的裁判规则基本倾向于参照合同约定:建设工程施工合同虽然无效,若当事人实际履行了该合同,合同系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且,让利不是工程造价的组成部分,则该合同中的让利条款构成结算条款,应参照该条款结算。也就是说基本认可这类让利条款在工程结算中的实际效力,同时应当结合具体案情及地区相关法规规定。

 

关键词:

扫二维码用手机看

相关新闻

更多>>

暂时没有内容信息显示
请先在网站后台添加数据记录。

联系我们

热线电话

0531-66590815

搜索

地址:山东省济南市历下区经十路11111号济南华润中心55-57层
邮编:250014
电话:
0531-66590815
传真:0531-66590906
邮箱:
zhongchenglawyer@163.com

众成清泰(济南)律师事务所

关注我们公众号

众成清泰(济南)律师事务所     鲁ICP备050255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