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关于律所:
  • 标识释义
  • 律所简介
  • 律所文化
  • 律所荣誉
  • 专业团队
  • 律师文苑
  • 律师风采
  • 律师摄影
  • 诚邀加盟
  • 联系我们
  • 资讯中心: 律所动态 业务范围 法制新闻 新法速递 热点难点问题 业务规范 业务专题 律所之歌 公益大讲堂 两学一做
    法律适用: 商事知产 建筑地产 公司法律 金融证券 综合法律 民事诉讼  刑事诉讼
     
    众成清泰
    标志释义
    律所简介
    律所文化
    律所荣誉
    管理团队
    执业律师
    公益大讲堂
     
     
      您所在的位置: 主页 > 关于律所 > 律师文苑 > 律师随笔 > 正文
    产妇医院离奇坠亡,悲剧何以不再重演?


     

        最近几天,无论是网络上下,都在为榆林第一医院绥德院区产妇坠亡的事情争论不休。死者为大,毕竟是发生了这样一起“一尸两命”的人间悲剧,这里首先向逝者及其家属表示哀悼。后面的论述如有不可避免的冒犯之处,还请原谅。
    本文认为,现在讨论这件事的时机是比较合适的。讨论这件事也是有价值的,如果考虑以病患者的自己决定权为核心构建医患关系,能够做到“惩前毖后,治病救人”,更好的防范此类悲剧再次发生。

    一、现在讨论这件事的时机是否恰当?

        在各种言论甚嚣尘上之际,有观点认为当下有些证据不明,不宜对此事展开讨论。本人认为可以讨论,而且现在讨论的时机并不差。主要理由是:
        第一,实际上,无论你说或者不说,怎么说,以及说什么,都是公民言论自由的体现,这是一项宪法权利,除非你侵犯了他人的合法权益。例如,不能随意指责死者的丈夫、公公婆婆等人品如何,动机如何,是不是为了拿到赔偿金而有意不让大夫施行剖宫产手术。这些目前都查无实据。
        第二,讨论该坠亡事件,还是要言之有据,特别是奠基于事实基础之上。如果查无实据,应当标明自己的观点是建立在哪些推论基础之上。基于自己随意捏造或者想象的事件发展过程发表观点,不仅扭曲了事实,而且侵害了他人的合法权益,可能构成侵权行为,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第三,“兼听则明,偏信则暗”。期待等到所有案件事实都查清楚再讨论,可能不同程度的丧失讨论问题的契机。任何讨论都或多或少有一定的目的指引。目前该起坠亡事件的讨论,很大程度上意在引起有关方面特别是高层的重视,投入更多力量查清事实,并使自己一方的诉求得到实现。从目前全民关注,国家卫计委也要求彻查此事来看,这个目的或多或少已经达到了。对于网友发言或者评论而言,也意味着自己的见解得到认可。否则,如果推迟到案件事实查清楚,可能是判决已经作出或者双方达成调解,要知道调解协议有可能是保密的。即便是判决公开,在法院已经公开判决的情况下,也难以通过争论使审理该案的法官接受己方的观点。
        第四,案件可以简单分为好办案件和难办案件,至少案件事实不清的情形比较难办。例如,该坠亡事件中产妇、产妇的丈夫、医院产科大夫等就施行剖宫产还是顺产问题是如何沟通的,在产妇疼痛难忍之际,有无改变此前的分娩方案,以及是如何从五楼待产室坠亡的,等等,目前还缺乏权威的证据。这些或许能够查清,也有可能查不清,由此该坠亡事件就类似于日本导演黑泽明拍摄的电影《罗生门》的剧情,法官需要辨别真伪、去伪存真、甚至需要在真伪不明时通过权衡进行取舍,作出裁判。这同样是“惊险的一跃”。

    二、为什么要讨论各方在产妇坠亡事件中的责任?

        讨论各方在发生坠亡事件中的责任,应当是不言自明的,但这里有必要重申一下。
        第一,前面提到,这毕竟是一起“一尸两命”的人命案,人命关天,而且发生在医院的产科。以前本山大哥的小品里说的是“产房传喜讯,生了(升了)”,现在孩子没见到,孩他娘也没了,让人怎么想?!所以,尽管公安机关宣布产妇排除他杀,但咱们中国人自杀通常是死给他人看的,而不是自我价值的实现。产妇在自杀之前经历了怎么样一个心路历程,有关各方有无认识到,有没有能力和义务及时介入阻断这一过程,还是相反,推波助澜,使事态恶化,这都是需要考虑的。
        第二,无论是要否承担责任,还是承担什么样的责任(道义责任,或者民事法律责任、行政法律责任以及刑事法律责任),只要是责任,都是一种不利后果,都是一种沉重的负担。
        根据坠亡产妇的亲属的说法,榆林第一医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理由是:首先,人是在医院死的;其次,医院的大夫还极力劝说她和他们不要放弃顺产,尽管这一点还存疑;再次,医院方面有无伪造有关证据,或者虚构某些情节,例如视频里产妇到底是跪下来哀求施行剖宫产还是疼的有些受不了坐在地上但仍然坚持要自己将孩子生下来?
        根据医院方面提供的材料和说法,产妇和其家属应当自己承担不利后果,理由是:首先,产妇是自己跳下去的,医院也不希望如此;其次,产某跳楼的时候,产科的护士们忙得团团转,无暇顾及;再次,产妇意识还是清醒的,跳楼是自己的选择,当然,这一点还存疑;又次,产妇跳楼后医院及时进行了抢救,因为伤势过重,抢救无效死亡;又次,产科大夫未收到产妇和其丈夫的施行剖宫产的请求,而且产妇丈夫在多份文书上表明了顺产分娩的意思,拒绝施行剖宫产。
        如果上述产妇家属一方所言属实,榆林第一医院可能要承担民事责任,主要是经济赔偿和精神损害赔偿;可能要承担行政责任,资质受影响,名誉受损,内部要整顿,相关领导、大夫、护士的职位、职称、工资、奖金等都可能受影响;如果还有可能承担刑事责任,构成医疗责任事故罪,有人要去坐牢,工作也难以保全。反过来,如果医院方面所言属实,工作无过失,产妇对自己的坠亡自我答责,产妇丈夫等将得不到赔偿,人财两空。
        第三,厘清各方责任,有助于解决该坠亡事件,并避免今后发生类似悲剧。众所周知,近年来已经发生多起因突发情况致产妇死伤的事件。基于人的本能,我们总是希望发生悲剧的不是自己,但总是有人难逃厄运,自此生死两茫茫。尽管这是小概率事件,但只要认真厘清各方责任,完善各种规章制度,积极的去预防而不是在悲剧发生后较为消极的应对,至少能够做到少发生,并接近不发生类似的人间悲剧。

    三、患者的自己决定权及其保障

        基于对人格尊严的尊重和人的权利的最大保护的考虑,每个人都是理性的,都会做出利益最大化的判断,只要其具有辨认控制能力。因此,在患者要否就医以及施行何种治疗方案,患者本人具有最大决定权,也具有最终决定权。即便这种选择在旁人看来是非理性的,甚至是比较蠢的。例如,对于一个腿部重伤如果不及时截肢将危及生命的患者,他自己有权决定是否施行截肢手术,如果他拒绝了,并因此而丧命,他应当为自己这个决定负责,其他人不承担责任。
    但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任一原则之外总有许多例外。
        第一,如果不是具有完全辨认控制能力,意识清醒的人,而是不谙世事的孩子、精神错乱的精神病患者、老眼昏花的耄耋老人或者其他意识不清醒、智力程度低下的人,其自己决定权就会大打折扣,需要有人作为监护人或者被委托人代为作出判断。例如,本次坠亡事件中产妇等待分娩时的意识是否清醒,有无辨认控制能力?存在疑问。
        第二,要考虑监护人或者被委托人作出的决定,能否最大化接近被监护人或者委托人的真实意愿,从效果看是否实现其利益最大化。例如,本次坠亡事件中,产妇是要求施行剖宫产还是要求顺产?如果产妇意识不清醒,医生向产妇的丈夫征求施行剖宫产,而产妇丈夫当时的决定是因循产妇的决定,还是与之不同,坚持自己的决定?这一决定对产妇是否有可能做到利益最大化?存在疑问。
        第三,如果病人所处的某种状况是由他人或者机构的行为造成的,如果不采取有效措施将进一步恶化,存在导致重伤甚至生命危险,该他人或者机构具有有效改善其不利状况的能力,即便病人拒绝提供救助,该他人或者机构也可以违反病人意愿,实施有效的救助。反之,应当违反病人的决定提供救助但不提供救助,导致发生严重危害后果的,应当承担责任。例如,本次坠亡事件中,产妇在分娩中心期间,如果存在遵从医生施行顺产术的建议导致身体状况恶化,而其自身对疼痛的耐受力又比较低,如果不施行剖宫产手术将导致无法逾越的精神痛苦和心理痛苦,这时候医生有义务在其能力范围内履行观察义务,并与患者进行沟通,征求是否调整分娩方案等。如果没有尽到该义务,可能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四、结论

        榆林产妇坠亡案是在当前医患矛盾紧张的背景下发生的,这是一场人间悲剧,它不是第一起,恐怕也不是最后一起,办法应该比问题多,如果还没有解决的办法,应该是我们努力的程度不够。
        我认为,要避免类似的人间悲剧,应当考虑如何保障患者的自己决定权,并考虑能否以此为核心构建医患关系。一方面医院方面不能总是以国情特殊、病患人满为患、医疗资源紧张等为借口,对患者冷脸相对,使出“拖字诀”,寄望于让患者承担全部或者主要责任。我们是社会主义国家,医院是人民医院,病患是慕名纷至沓来,为医院和医生提供了救死扶伤的契机和滚滚财源,不能拒之门外,不能看人下饭,不能见死不救,更不能把人往火坑里推。
        另一方面,患者和家属方面也不要道听途说,对医生护士先入为主,心存芥蒂,甚至在发生不幸事件后,情绪战胜了理智,走上“医闹”甚至不惜以身试法的不归之路。通过诉讼或者调解途径,解决争议问题,追究有过失的医院和医生护士相应的责任,告慰逝者在天之灵,抚慰家属报复感情,勉励生者继续前行,才是正途。
    行胜于言。这些工作值得我们去努力。
     

    【作者简介】温登平,山东安丘人,清华大学法学博士,济南大学政法学院讲师,众成清泰(济南)律师事务所兼职律师。

     
     

    版权所有(2007)众成清泰(济南)律师事务所
    地址:济南市高新开发区舜华路2000号舜泰广场1号楼10层 邮编:250101
    联系电话:0531-66590815,66590909 传真:0531-66590906
    E-mail:zhongchenglawyer@163.com 网址:http://www.zclawyer.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鲁ICP备05025561号 技术支持:中国联通